豆瓣8.9,还得是她出山!

有个段子很火,每过一阵都要被各种翻拍:

” 没坐过飞机、没喝过星巴克、没吃过海底捞,给 X 零后的丢脸了。”

难道没喝过星巴克、没坐过飞机,真的很土、很 low 吗?

图源:网络 下同

华东师大教授刘擎,曾提到过这样一组数据:

超过 10 亿的中国人没坐过飞机,90% 以上的中国人没喝过星巴克。

所以,当一个女孩对着镜头问出:

” 天上是不是有飞机的路?”

她周围的人都震惊了,大家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图源:纪录片《再会长江》下同

不相信飞机能坐得下 400 个人,不相信 4 个小时就能飞到上海,更不相信上海的高楼大厦能有 100 多层高 ……

这就是生活在 ” 人间天堂 ” 香格里拉的藏族女孩茨姆,她眼中的世界。

她没坐过飞机,更不知道星巴克是何物。

1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的纳帕海自然保护区,拥有全县最大的草原。

青龙潭、纳曲河、旺曲河水流过草原,注入了纳帕海。

2011 年,给 NHK 拍摄纪录片《长江天地大纪行》的日本导演竹内亮,将镜头穿过香格里拉纳帕海景区的小门——

湿地绿油油的沼泽草甸,尽收眼底。

紧接着,门后一个眼神怯生生、怀里抱着小羊羔的藏族女孩,和摄影师彼此都吓了一跳。

图源:纪录片《长江天地大纪行》

她就是没坐过飞机、没喝过星巴克的茨姆——

17 岁的她,工作是在这里和游客拍照,5 元一张。

在这片草原上,她独自做着合照生意,这一因为旅游而生的工种,已经在当地算得上足够 ” 前卫 “。

尽管总与外来的游客打交道,可茨姆去过最远的地方,只是十几公里外的镇子。

和怀里抱着的小羊羔一样,茨姆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原本她也上过学,可当家中唯一给自己交学费的爷爷去世后,茨姆只能被迫辍学。

而做拍照的游客生意,她也因为不够外向、不会招揽生意,经常落个空。

图源:《再会长江》

茨姆的命运,似乎可以一眼望到头——

她和隔壁村子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子订了婚,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么年轻,就要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节目组听后非常吃惊。

他们问茨姆,有没有什么梦想?

茨姆有些意外,她腼腆地笑着,说自己没有梦想,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图源:《长江天地大纪行》

发现茨姆对外面的世界如此好奇,节目组看出了茨姆心底的那份渴望。

他们又试探性地问茨姆:

” 你喜欢香格里拉吗?想不想跟我们去上海看看?”

茨姆毫不犹豫地说,她喜欢自己的家乡,同时比起拉萨更想去上海。

但去上海,对此时的她来说,是个非常需要勇气的决定——

她马上要嫁人,更无法判断节目组是不是坏人。

可是能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对她来说又太有吸引力了,茨姆决定回家去问问家人的意见。

图源:《再会长江》

果然,拒绝的声音此起彼伏——

茨姆叔叔尤为反对。

在当地,女性们常常不被允许 ” 见世面 “,比如茨姆的奶奶、母亲、婶婶,只会藏语方言,连普通话都不怎么会说。

图源:《长江天地大纪行》 下同

当地女性在家里承担的,更多都是家务劳动。

比如为了招待节目组的客人,茨姆拿出了家里的肉。

可肉这时还是冻着的,男主持人冬冬上前,想要帮茨姆切肉。

当刀剁下去的那一刻,冬冬有些尴尬地愣住了——

丝毫切不动。

茨姆笑着说冬冬让开,她使足了劲儿,三两下就将肉切好了。

可就是这样浑身充满力量感的藏族女孩,却在得知自己不能去上海后,眼眶湿润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此生或许唯一一次能接触到外部世界的机会,就此泡了汤。

除了失望,她什么也做不了。

2

大城市里,格格不入的藏族女孩

可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

当节目组离开香格里拉、回到上海后,他们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茨姆的妈妈坚持要节目组,带茨姆去上海看看外面的世界。

没想到,那个在镜头前没说过几句话的女性,会选择站出来,替自己的女儿争取这次难得的机会。

图源:《再会长江》下同

茨姆一家,如约坐上飞机来到了上海。

大世界的繁华令他们应接不暇——

茨姆穿着藏服,站在拥挤而忙碌的人群中,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入住酒店后,她看到床上铺着的被子不知所措,以为酒店没有提供被子。

走进卫生间,她更是若有所思。

因为在香格里拉当地,人们家里是没有卫生间的,在来到上海之前她完全无法想象这一切。

黄浦江畔林立的高楼大厦,更是让她实实在在感知到了更多曾经无法想象的场景——

大楼原来真的可以建到 100 多层。

她更惊讶于,黄浦江上的轮船怎么可以那么大。

她会小心翼翼地避开,透明玻璃构成的地板,站在她觉得结实的钢铁横梁上。

她一直不停地赞叹,这里的夜景怎么可以这么漂亮。

外滩绚丽的霓虹灯映照着茨姆的脸庞,一时间分不清她眼里倒映着的,到底是眼泪还是灯光。

从紧张到惊喜,节目组的镜头捕捉了茨姆的全部表情变化。

他们的担心同时也达到了顶峰——

对于要不要邀请茨姆来上海,节目组内部也产生过分歧。

帮助她见世面的同时,上海的繁华势必会给茨姆带来很大的冲击。

短暂的出行过后,她还是要回到家乡的。此后的人生中,她会如何处理这段人生经验,会不会从此对习以为常的生活难以适应?

别说节目组,我们此前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例子:

当山区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生活进行一段时间的对调。

知道要回到曾经的生活时,山区孩子痛哭的样子令人心痛,他们不愿意离开这个快乐似天堂的地方,不愿意再回去 ” 受苦 “。

等节目组收到茨姆的来信后,大家的心才放了下来。

曾经没有梦想的茨姆,忽然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四年级因为爷爷去世辍学,小茨姆也曾想好好读书,去大城市读大学、当音乐家。

现在长大后的茨姆,在上海见过了世面后,有了新的梦想——

她想要在自己热爱的家乡香格里拉,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小民宿。

一个曾屈服于生活的人,有了改变生活的勇气与目标。

3

重回香格里拉,茨姆变了

茨姆的故事,终于在今年迎来了后续。

10 年后,导演竹内亮带着团队再次寻访曾经采访过的那些人,茨姆是其中他们最关心的一位。

随着纪录片《再会长江》的镜头,节目组再次来到了香格里拉,但他们有些 ” 迷路 ” ——

凭借记忆来到当年的路,节目组却怎么也找不到茨姆的家。

问了几位路人后,他们发现原来找的没错,只是茨姆家变化太大了:

曾经矮矮的小房子,变成了一间酒店。

原来茨姆,真的如约实现了她的梦想!

上为过去茨姆的家 下为如今的酒店

节目组走进酒店里,见到了如今的茨姆。

她还是当年的模样,可谈吐举止却大不相同——

她能从容地面对镜头,侃侃而谈地介绍着这座酒店建成的过程,和自己的设计理念。

笑容始终挂在嘴上,丝毫不会紧张和尴尬。

酒店内部,更是超越了节目组的想象。

” 好大 “” 这么大啊 “……

像曾经站在上海外滩的茨姆,不断发出的感叹一般。

只是这次,惊讶的主人公换成了节目组。

最大的一间套房,可以在房间里看见纳帕海。

原木的桌椅、沙发、床铺,看起来非常 MUJI 风,像是大城市里酒店会有的模样。

没想到,这个普通藏族女孩,靠着去上海见过世面后,就此改变了自己曾可以一眼望到头的人生。

当节目组在酒店参观时,茨姆的妈妈也闻讯而来——

大家同时都泪目了。

茨姆的妈妈反复说着,自己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被节目组邀请去上海的时候。

这曾是她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对于茨姆一家来说,一次上海之行让他们得到了彻底的改变。

茨姆从没有梦想的女孩,变成了想要更有设计感民宿的酒店老板。

这个家庭的观念也彻底变了——

曾经 17 岁就因为父母包定、和没见过面男子结婚的茨姆,如今她的妹妹已经在读大学了。

茨姆的妹妹,可以说出 “30 岁前不想结婚 “。

茨姆的妈妈更是尊重女儿的想法,说出了 ” 她 40 岁结婚都没有关系 “。

茨姆的叔叔,也向节目组和茨姆道歉,说现在哪怕将茨姆带出国都不会再阻拦 ……

如果不是当初和节目组的那次相遇,或许茨姆此生都不会去上海,更不会去开一间自己的酒店。

她去过、见过,知道了酒店是要带卫生间的,知道了满足客人需要的好酒店是什么样子,知道了自己也可以在家乡为外来的人提供一样的服务。

茨姆一家的故事,也蕴藏着香格里拉 10 多年来的变化。

这里的生活,和几百、几千公里外的生活,已经逐渐趋同。社会在发展、进步,生活方式也在不断变化。

有越来越多城市里的游客,来到香格里拉、来到纳帕海旅行,来到茨姆开着的这间民宿。

这一切,一定不只是去上海 ” 见世面 ” 的功劳。但去上海,一定是一切开始的原点。

这就是许许多多如张桂梅般的人,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山区、乡村的孩子们。

他们见过世面,就要帮助更多人出去见见世面。

这也是许许多多茨姆们,能够借此改变人生的故事。

没喝过星巴克、没坐过飞机,从来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是否愿意勇敢地迈出那一步——

去见识更大的世界,去改变自己和更多人的人生。

当有更多人坐着飞机、乘着高铁,跨过山河大海,穿过人山人海。

或许,就多了一个如茨姆般的孩子,多了人生梦想和改变世界的勇气。

如蒋勋先生所说,” 人在一个环境太久了,容易变得僵化与麻木。生命力会慢慢消失,所以需要出去走走。”

点个在看,给茨姆和如茨姆般普通的你我,永远不要麻木,不要慢慢地失去生命力,不要失去好奇与尝试一切的勇气。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