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冬》大概是被低估了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最近你在网上,一定总能看到一张三人拥抱在一起的画面。

画面中的 Ta 们手臂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抱在一起(肢体不协调的不建议模仿),昏黄的滤镜下是 Ta 们略带哀伤的面容,再配上画面中央硕大的两个字——

燃 冬

一张图就把文艺氛围感拉满,让人联想出一段疼痛哀伤却又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而在这些画面下面,你总能看到一句熟悉的文案——

咱们三个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不懂的人看到迷糊了,我是什么土老帽,现在过日子已经不流行 1v1 了?

懂的人会心一笑,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什么都要,于是嗷嗷直叫要加入这个有爱大家庭。

相信导演本人都没想到,《燃冬》虽然下架了,但它留下的乐子还在继续,作为一种抽象符号在互联网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虽然《燃冬》入围了戛纳,还得到了是枝裕和的高度评价,但这不影响它在互联网的低评价。

” 三个臭臭的人不知道鬼鬼祟祟的在干嘛 “

” 不吸引人只会恶心人 “

几乎每一位去影院观看的观众,在观看时都会经历期待——害羞——震惊——愤怒——呆滞的心理历程,一个多小时下来人麻了,影院的地板坑坑洼洼,脑子像被延吉裹着石块的雪球砸了,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

册那!

原因无他,电影剧情就跟影片里的三角关系一样,平等的创飞所有人,给人烧的什么都不剩。

刘昊然饰演的陆家嘴金融民工浩丰来延吉参加婚礼遇到了周冬雨饰的导游娜娜,两个人莫名其妙看对眼了,还搭上了长期单恋娜娜的韩萧(屈楚萧)。很快两人行变三人行,穿插着嚼冰块、溜冰、长白山看天池,他看她她看他他看他的戏码,最后一人坐火车,一人骑摩托,一人整理溜冰鞋,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你说文艺片不都这个路数,全靠情绪推动叙事,带入一大堆符号意象让人看的云里雾里,但问题是《燃冬》就文艺的手段来看,也太抽象了。

浩丰与娜娜在酒吧喝完酒就上床,完全没有任何预兆,此时还能接受,艺术源于现实嘛。

但你在人俩进行成年人事情的时候突然因为娜娜身上的一道疤就停,镜头还故意营造悬念,让观众以为是多大的伤口啊,结果——一条小蜈蚣。

还有经典的传冰块剧情,浩丰把嘴里的冰块给娜娜,娜娜再把嘴里的冰块给韩萧,然后韩萧把冰块吃了三人一起开心的笑了。

咱不说幽门螺旋杆菌的事了,都 2023 年了,咋文艺片导演还要杠上冰块呢?

以及一直在提的长白山天池和熊的故事隐喻,去长白山浩丰寻死不成,倒是真碰到熊了,结果熊闻了一下娜娜的脚丫子就走了,就走了!

行,你清高,你了不起,知道的是看《燃冬》,不知道还以为是《熊出没》大电影。

因为这些相当炸裂的剧情,” 我只是你们 play 中的一环 ” 从屈楚萧的个人视角一跃上升到了荧幕前的观众朋友。

一开始,先是出现了些《燃冬》的解说与观看视频,生动演绎了什么叫 ” 歹毒 “。

有博主用九个词总结了它的剧情,其中还有三词多次重复——蹦迪、买醉、鼓掌。

女大学生看电影的 reaction 被录了下来,那或扭曲或麻木到无法整形复原的表情,映照了标题 ” 三个人的狂欢,四个人的沉默 “。

然后出现了各种《燃冬》梗,即我们开头所提的《燃冬》海报二创。

它成了戏说一切多角关系的模板,包括且不限于女大学生版,男铜版、甚至甄嬛传和哈利波特,都逃不过燃冬的海报制裁。

当然,这纯属用魔法打败魔法了。

甚至因为使用人数过多,剪映直接给上了一键 get《燃冬》海报特效的模板。

这钱活该你赚

到后面,这种三人关系甚至都不局限于人类世界了,一件奇形怪状的毛衣不知道怎么穿什么用途,网友回复 ” 让他们穿 “。

动物世界又有了一些奇怪行为,没什么大不了,它们只是在拍燃冬。

因为屈不发言,被点燃的韩萧得到了大众的恋爱,当屈楚萧和张佳宁在活动现场牵手,抖友暂时忘却了他的 SM 暴徒形象,一厢情愿把这口黑锅扣到了两位油王身上。

可见燃冬之威,恐怖如斯。

但要论《燃冬》所贡献最出名的抽象符号,便是那句 ” 咱们三个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 的江湖传说。

它可以很鬼畜,疯狂戴夫拍摄燃冬的珍贵画面流出,让格林童话直接变成 R18 克系纯欲。

问就是大自然自己长出来的,你们三个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它也可以变种为驱邪符号,被一身烟味几个人凑一块能炒出一缸九转大肠的油腻男团尴尬到,镇压咒语就是 ” 你们和我闺蜜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重要 “。

转译一下就是 ” 什么脏东西,走开!”。

到最后,它也可以成为一种对美好生活的想象。

当看《花少 5》被秦岚、辛芷蕾、迪丽热巴三人的两两 cp 打到不可开交,就有和事佬本着美女和谁贴贴都是贴的心态,打出那句 ” 你们三个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 的祝福。

刘亦菲所塑造的角色到底是赵灵儿更好还是小龙女更好不重要,因为灵儿会被交给龙儿照顾,而你们两个会被交给我照顾,咱们三个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从质疑燃冬,到理解燃冬,成为燃冬,风向的反转只用了两个月。

磕 cp 的时候实在难以割舍,你可以用上它,做梦女的时候比较博爱,你也可以用上它。

它就像当年被群嘲的《小时代》,上映时所有人都骂,后来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扭转了口碑,时至今日,天下谁人不识 ” 泼红酒 ” 与 ” 林萧你 ” 的戏码。

这种回旋镖现在也旋到了《燃冬》身上,从抽象乐子到引起讨论,现在很多人都觉得《燃冬》拍的不错,大家误解了它。

一部平庸的电影是不会有讨论度或者细节探讨的,放下厌恶的角度看《燃冬》,这部片子确实有挺多细节。

包括且不限于屈楚萧和刘昊然的耽美支线,那个来找周冬雨的前队员是不是她前女友。

浩丰的手机为什么会丢,为什么要留下那块名表。

以及最重要的——这部戏真的是在讲爱情吗?

燃冬被低估的部分,不是它的表现手法,也不是它的镜头隐喻,而是它的内核。

燃冬的内核从来都不是一部爱情电影,而是一部关乎于年轻人存在主义危机的电影。

甭管是事业有成的做题家小刘,还是花滑运动中道崩阻的小周,或是看起来最舒服,也没啥烦恼一直在小姨家躺平的小屈。

他们都有一种找不到自己立足之地的痛苦,现状很显然是不爱的,但谁都找不出拯救自己的办法。

想活没盼头,想死没勇气,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一天算一天。算是这三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当这三人凑在一起,爱情反倒是次要的,而那些看似发疯实则治愈的时刻才是关键的。

问题在于,其实绝大多数观众是冲着爱情去看的《燃冬》,苦等了一个半小时,只等到了一场不咸不淡的床戏,剩下的时间里都是看三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发疯。

有点类似于当初《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宣发骗局,把不符合电影受众的观众强行骗到了电影院结果发现是意识流文艺片。

最后观众骂街,电影口碑扑街。好好的电影成了众矢之的。

的意思不是要给《燃冬》开脱,要把这电影夸上天,只是从就事论事的角度来说,它的内核其实映衬了当下很多年轻人的状态。

那种时代背景下的个体彷徨,以及迫切想要躺平,试图寻找自我的渴求。

除去内核的部分没拉之外,其实陈哲艺这部电影,有很多知名的三人行电影的影子。

相当于它外面套的壳子,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具,也不会让它那么轻易就成了大烂片。

《燃冬》里能看到的影子,包括不限于《戏梦巴黎》、《空房间》、《挑战者》、《祖与占》…

导演本人也说了《燃冬》就是在致敬《祖与占》,它确实和《祖与占》相似,但更像延吉版《戏梦巴黎》。

人设关系上,都是一女两男,两个男人都互相欣赏。

剧情上,作为外来者的主人公都是更压抑的那方,外来者的都市面具,最终会在另外两人身上卸防。

在内核上,最明显的部分则是,大家对活着都没什么渴望。

就连两部作品的同性倾向都非常一致,《戏梦巴黎》的原著明确写了作为外来者的马修是同性恋,在电影版被贝托鲁奇剪的隐晦了些。

那《燃冬》中同样作为外来者的刘昊然有这种倾向吗?答案其实是肯定的。

影片中有一段是刘昊然邀请了屈楚萧去他的宾馆。

进入房间后,刘昊然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水。

以及后面,从不抽烟的刘昊然和屈楚萧同抽一根烟,这就是一场极其暧昧的吻戏。

这种人物的内倾性,试图通过氛围去讲述故事恰恰是陈哲艺的老本行。

撇去这部《燃冬》,陈导最被人所称道的还是《热带雨》和《爸妈不在家》。

陈哲艺从早期的学生短片模仿王家卫风格开始,到后来镜头色彩越来越素。

在这过程中,他也逐步确立了自己的风格——人与人之间并非爱情的关系。

这种对于人物关系的剖析度和掌控力,也让他尤其擅长在家庭题材发力。

他的风格同滨口龙介有些相似:擅长挖掘人与人之间细微的情绪变化,受法国新浪潮影响很大,因此《燃冬》绝对是需要情绪感知力的电影,不至于低于平均水准线。

不看表现手法,导演风格,单从客观角度,也就是导演的获奖战绩和《燃冬》在戛纳电影节的口碑。

我想,2013 年,当新加坡导演陈哲艺击败王家卫蔡明亮贾樟柯冯小刚,从李安手里接过第 50 届金 | 马奖最佳影片奖杯的时候。

他不会想到,2023 年,他在大陆拍的第一部电影,被网友喷成了筛子。

而《燃冬》在正式上映前曾入围了戛纳电影节 ” 一种关注 ” 单元,这多少算是一种对口碑的认可和保障,但依旧没躲过漫天的差评。

谁家好人七夕看这个?

很多人把燃冬的差评归结为宣发的错,如果仔细看过那些差评,咱就会明白。

这部电影错就错在了 ” 无所事事 ” 和 ” 无病呻吟 “。

要说它最大的问题在于重情绪,重状态,弱逻辑,弱文本。

这对急切的想从电影中得到答案或者价值的观众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燃冬》虽然有《燃烧》的影子,他们都是在情色的宣泄下,有一种对于生活重复、机械、空虛的饥饿感,迫切想要打破和重塑。

但很明显,「燃烧」无论是台词还是人物,解释都是到位的,所以看完能懂。

「燃冬」更像是半成品,有太多意象没有解释,也没有足够明了的台词去表达,这就更导致了本没有多少耐心的观众更难以买账。

另一个问题则是陈导本身在储备之处对自己的才华过分高估,这部电影从筹备到杀青,时间不超过一年半。

如果你要问这部豆瓣5分的电影,意义在哪里?

在网上的评价里有人将《燃冬》评价为当代年轻人的 ” 活着 “。

有人称,燃冬是自己今年看过的最舒服的电影,因为它的叙事是平淡的、事件是日常的,人物的关系是细微的,情感是细腻的,就像你我日常生活里会发生的事一样。

也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燃冬能成为抽象梗,不单单是因为三人行,而是在任何一段三人的关系中,我们能成功融入进里面的任何一个角色,既可以是守在平淡生活里的土著,也可以是疲惫的外来者。

当这三人在一起时,共同构成了一个能短暂逃避俗世的乌托邦。

影片中,事业有成的小镇做题家小刘唯一一次摘下他的那块鹦鹉螺。

其实是他彻底放下了自己的身份枷锁,终于在这场出逃里认清了自己。

在延吉这处 ” 世外桃源 “,他们可以抛弃世俗意义的正确,倾听内心的声音,这儿就是他们的乌托邦。

他们所构成的《燃冬》算是给观影的你我提供了一片喘息地。

虽然乌托邦总会破碎,梦总会醒来,故事的最后三人一个坐着绿皮火车回去,一个擦着溜冰鞋,一个骑着摩托不知道去哪儿,仿佛经历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就像我们现在的生活,没有答案,不知何去。

只知道在这场短暂的喘息后,我们至少有那么一部分,被照亮了。

设计 / 视觉:SaiBO XiaOsI Men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