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田武史:在教练培养、普及、青训上,中国的投入和关注不如日本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北京时间 12 月 4 日,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战略合作伙伴签约仪式在浙江队基地进行。浙江队和日本第三级别球队 FC 今治签署青训合作协议。前浙江队主教练、FC 今治俱乐部投资人冈田武史出席。签约仪式后,冈田武史接受了媒体采访。

5 年后重新回到浙江俱乐部是什么感受?

每年都和焦总(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焦凤波)有见面,焦总也经常去日本,当时五年前,焦总一直在说,我们要快速升到中超,这个愿望也达成了。当时也说了,升上中超后想打亚冠。没想到这五年这个目标也完成了。所以首先从一线队方面,有了长足进步,我很吃惊。尤其是来到这个基地里,也比之前来的时候场地质量变得更好,也增加了场地的数量。我刚才也去看了 U12 队的训练,我上次来的时候看训练和现在相比,现在的进步还是比较大的。我的感想是,从技术上来说,这里的小孩子和日本的孩子技术上没有太大的差距了。我觉得这个俱乐部真的从内到外都在进步。我感觉浙江 FC 一定是有自己的哲学和理念,坚持到现在的。尤其是小孩子,踢球不是为了单纯为了赢,在这边教他们,真的是在给他们打基础。所以我觉得这个俱乐部能有这样大的进步和变化,是因为俱乐部坚持自己体系带来的全面进步。尤其是这五年,杭州城市的变化也这么大。基地门口的变化也这么大。时隔五年再来,还是感想颇深的。但是没有变的就是这些老熟人,看到大家的脸感到特别亲切。

中青赛浙江也取得了好成绩,怎么看待?

首先出成绩肯定是好事。但是这个成绩,你是以什么样的理念和哲学出的成绩,这个很重要。越小年龄段的球队,如果想赢一场比赛、赢一个冠军,我们就专门找高大的球员、直接往身后开大脚,让他得分就行了。但是这些球员能一直以这种方式踢球吗?等到了成年队,甚至进了国家队,他还能保持这样的方式踢球吗?踢不了。浙江 FC 青训我觉得很好的一点是能坚持自己的体系,能一直从孩子该有的年龄,教他该学的东西,一直坚持到最后,这是最大的优点。

近年来日本足球技术风格的提升能否分享?

真的是一点点做到的,一点点地做了一些事情。比如教练员的培养、重视青训,以及普及、增加足球人口,还有就是提高精英阶层的水平。这四点是通过日本足协、大家一起的努力去做的。比如在中国,大家可能更关注对于精英阶层的培养,比如一线队的内容。但是。比如想通过浙江 FC 就能改变中国足球吗?我认为这也不太现实。但是我希望通过浙江 FC 给大家做个表率作用,给中国足球一点刺激的话,起到引领作用,可能就不一样了。比如现在浙江 FC 的青训也在用日本籍教练在杭州范围内做普及活动,我也相信通过这一点一点的小行动,能够给中国足球带来一定的帮助和刺激。

中国足球有可能追赶上和日本足球的差距吗?

西。但是就像刚才说的几个方面,通过大家的努力,然后又经过了这么多年,才能够去赢他们。比如中国,通过两三年就能够赢吗?就能够往上走吗?也不一定。所以10。如果有这个耐心,有努力和动作的话,肯定中国足球会往上走。

您能给一个您想象的时间吗?

在这里我说不合适,中国足协需要去牵头,把这个头牵起来。如果能够统筹起来,做好的话,我觉得也可能很快。首先要有计划性,比如 10 年后,现在 10 岁的孩子,10 年后就 20 岁了。20 年后他们就 30 岁了。按照计划性,顺利地走下去的话,可能就是 10 年、20 年的事,就能达到一定的水平。

此次浙江俱乐部和今治的签约合作已经是第五次,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之前可能更注重于派教练过来指导一下。现在增多了一些青训教练、青训球员的扶植研修、扶植留学,包括一线队球员的交流,包括让浙江俱乐部的一些年轻球员去今治交流。包括在教练培训方面,今治会派一些高级的讲师,过来在这边培训、研修,互相交流。和之前比,还是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

10 年前您在浙江带的年轻球员,目前只有谢鹏飞在中国队可以踢上比赛。

我知道谢鹏飞是国脚,他经常给我发信息。石柯、谢鹏飞、陈中流,我刚来中国的时候看到这几个球员吃了一惊。我觉得这几个球员是非常有天赋的,当时带着他们去日本比赛,所有对战的日本球队教练都对这几个球员吃了一惊,觉得这些球员能力这么强。但是,当时的职业性、思考和心理素质,当时这些是他们的缺点。所以吃惊的同时也有一些遗憾。

这 10 年的成材率并不高,在球员从青年到一线队的过程中您有什么寄语?

在日本也是一样的,比如在日本的所有俱乐部,平均来说自己青训培养的球员,能进入一线队的,每年也就一两个。但是因为我们的俱乐部普遍多一些,每个俱乐部都有一两个,再进行交流,这个水就活了。所以我们要做普及,要增加足球人口金字塔的塔基。在青训时代,你就知道这个孩子一定能成为职业球员吗?在足球这项运动中是没法看出来的。所以还是要体系制作,是一个金字塔的结构。我想说的是,还是要增加足球人口金字塔的塔基,这个很重要。

是否中国需要更多的浙江俱乐部?

是的,这样可能性就更大了。比如浙江是这么大的人口和经济大省,但就这么一个职业队。日本只是中国十分之一的人口,但有 65 个职业俱乐部。日本的人口和浙江省其实已经差不多了(注:浙江省人口约为日本的一半)。所以在浙江省,如果有更多俱乐部如雨后春笋出现,就会不一样。

您认为什么样的足球是先进的足球?

现在速度越来越快,对身体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这种足球慢慢成了世界足球发展的主流。虽然这不是错,但是你要想让亚洲人在世界上去赢,还是要有一个团队作战的意识才行。光靠一对一,可能还是有劣势。所以还是要二对一、三对一、三对二,甚至是团队去战斗,可能赢面会更高。

您再次见到执教过的高迪、孙正傲、董宇等人是怎样的感受?

首先我觉得我对于高迪他们,应该是个非常严厉的主教练。后来我离开浙江后三四年,去北京出差的时候,在当时我带过的浙江队里,有十多个球员自发组织,相约在北京和我见面,一起吃了个饭。当时特别开心,现在也是,偶尔谢鹏飞会给我发信息,包括他们结婚都会给我发邀请函。虽然工作只是那么一段时间,但是之后紧密的关系相连,私交还能持续到现在,而且很亲密,让我觉得来中国执教没有错。我平时也比较忙,也没有太多空去关注中国的比赛和他们的表现,但是我心里还是一直牵挂着他们,想着他们。

有没有关注亚运会期间的足球比赛?

我只看了日本队的比赛。现在我还是日本足协的副主席,回去之后他们也会给我做汇报。当时亚运会只接受几天的训练,队伍提前来了杭州,就没有场地。我当时特意给浙江 FC 打了电话,说就这么一天的时间,能不能用基地的场地训练一下。当时浙江俱乐部也同意给我们使用场地的机会,所以现在日本足协的工作人员、主席都对浙江 FC 抱有一定感激之情。

您希望青训的小队员具备什么素质?

比如刚才说的,这些小球员技术方面真的提高了,和日本球员没有差距。但是接下来需要学习的是,这些技术在哪里用,他需要本人去判断,在场上怎么运用技术。所以为了让他们习得在比赛中技术的运用,就不能命令式地指导球员,让他们这样踢、那样踢,而是要让球员们自己去判断,要引导式地执教他们。所以对中国足球来说,需要一点耐心。不能光为了成绩,打得太直接。

离开浙江俱乐部后以及未来,您的主要工作重心在哪里?

现在最重要的工作重心放在我的俱乐部:FC 今治的运营上。我个人名义借了 40 亿日元,为 FC 今治建造了一个自己的体育场。现在为了还这些借的钱,我也是很拼命的。所以将来经营稍微稳定一点,我就想考虑退休的事情了,因为我已经 67 岁了,我要和爱人过退休生活。我已经 67 岁了,再努力一把,希望之后稍微放松一下。

之后和浙江队还会有更多的交流吗?

我非常希望、也对此很开心。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