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的疯狗登场”——瓜岛以北夜战“比睿”号之三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以下文章来源于燃烧的岛群 ,作者群主飞龙

本文是 ” 燃烧的岛群 ” 第 315 篇原创文章,作者群主飞龙。

全文共 6154 字,配图 19 幅,阅读需要 15 分钟。原文曾于 2020 年 7 月 11 日首发于 TTH 和 WX,2023 年 12 月 5 日重发,内容略有增删改。

本文收录于专辑” 巨兽之亡 “

接上期(第 311 篇

前文已经描绘过,美方总指挥卡拉汉少将曾于 23 时 37 分下达了 ” 各舰依次右转 ” 的命令,但在执行时因为突然发现了日舰,为避免相撞,自首舰 ” 库欣 ” 号开始都紧急实施了左转,从而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图 1. 正在接受补给的 ” 拉菲 ” 号,舰首舷号 459 清晰可见

依次跟随在 ” 库欣 ” 号后面的 ” 拉菲 ” 号、” 斯特雷特 ” 号、” 奥邦农 ” 号三艘驱逐舰也实施了左转,到第五艘战舰,也就是斯科特少将搭乘的 ” 亚特兰大 ” 号,同样进行了左转,排在其后第六位的是旗舰 ” 旧金山 ” 号,也就是卡拉汉本人的座舰,卡拉汉终于发现不对劲,怎么全部没有执行他右转的命令,于是他向 ” 亚特兰大 ” 号发去信号质问:

” 你在搞什么鬼?”

” 亚特兰大 ” 号的舰长塞缪尔 · 詹金斯(Samuel P · Jenkins)答复:” 我舰正在躲避我方驱逐舰。”

这也是卡拉汉最后一次收到来自 ” 亚特兰大 ” 号的信号。

图 2. 丹尼尔 · 卡拉汉少将,曾任罗斯福总统海军助理,时年刚过 50 岁 4 个月

几乎与此同时,日本人这边,继前导舰 ” 夕立 ” 号发现美舰队后,位置也相当靠前的日方旗舰 ” 比睿 ” 号上的观察哨也在 11 时 43 分发现目标,并报告说在本舰右斜前方(东南)约 9 公里外观察到 4 个合影,判断为 4 艘巡洋舰(最后一艘 CL-52″ 朱诺 ” 号尚未被发现)。

阿部中将随即下达了 ” 换弹命令 “,为了炮击机场,日方已经在每门主炮旁边堆放 4 枚三式烧夷弹,此刻必须先转移到一旁,同时紧急从弹药库提取一式穿甲弹,显然这是一个危险的时刻,不过阿部幸运地没在这事上吃亏。

11 时 50 分,阿部下令打开探照灯,本意是寻找和定位己方的驱逐舰,不料灯光直接照在了约 6000 米外的 ” 亚特兰大 ” 号上,立即招致了 ” 亚特兰大 ” 号的回击。

图 3. 画作:描绘 1942 年 11 月 13 日凌晨,日本战列舰 ” 比睿 ” 号打开探照灯,突然发现近在咫尺的美国防空轻巡洋舰 ” 亚特兰大 “,而与此同时,” 亚特兰大 ” 号毫不犹豫地开火那一刻,亚特兰大级轻巡是作为防空巡洋舰开发,号称轻巡但实际只装备驱逐舰级别的 5 英寸高平两用速射炮,可以疯狂输出播散弹雨,但无法穿透战列舰厚重的装甲‍‍‍

接下来混战就开始了,首先被发现的 ” 亚特兰大 ” 号遭到了火炮和鱼雷的集火攻击,多次中弹中雷并瘫痪在海面上,而就在 ” 亚特兰大 ” 号被打爆的同时,恶斗也在整个日本舰队和美国舰队之间爆发起来。

由于美舰队排列为一列纵队,朝着黑暗中的未知敌人勇猛地冲过去,像极了挑战风车的唐 · 吉柯德,被力量悬殊的对手逐个碾成齑粉,不可谓不壮烈!

图 4. 油画,堂 · 吉柯德准备冲击风车,旁边是他忠实的侍从桑丘 · 潘沙‍

排在第一位的是马汉级驱逐舰 ” 库欣 ” 号,他瞄准的是阿部弘毅的旗舰 ” 比睿 ” 号,” 库欣 ” 号向位于自己左舷不到 1000 米外的 ” 比睿 ” 号连续射出六条鱼雷,可惜无一命中,” 比睿 ” 号用 356 毫米主炮向之猛烈射击,据说命中高达 10 枚大口径穿甲弹,” 天津风 ” 号也命中 ” 库欣 ” 号多达 30 余弹,其中一弹命中弹药库,引起剧烈爆炸,完全失去战斗力,成为一条漂浮的死船。

图 5. 马汉级驱逐舰 ” 库欣 ” 号 DD-376,当晚排在头位的小个子,遭集火很快被打爆

排在第二位的是 ” 拉菲 ” 号,他同样瞄准的是 ” 比睿 ” 号战列舰,由于双方之间相对航速超过 40 节(约 80 公里每小时),留给 ” 拉菲 ” 号与 ” 比睿 ” 号之间的机动距离已经近在咫尺,” 拉菲 ” 号不得不从 ” 比睿 ” 号舰首横切而过,眼看着象一座小山般的艋艟巨舰在视野中愈来愈大,舰首泛起的高大浪花显示日舰的航速也不会低于 20 节。

最近的时候,” 拉菲 ” 号距离 ” 比睿 ” 号只有不到 10 米(或说 6 米)!实际上,另外一艘日本战列舰 ” 雾岛 ” 号此时也在 ” 拉菲 ” 号的另外一侧,两艘大舰同时用巨物鞭挞着这艘渺小的驱逐舰,” 拉菲 ” 号则以全部的火炮、鱼雷和防空机枪集中扫射 ” 比睿 ” 号,所有的舰员,从舰长到每一个战位的水兵,都进入极度亢奋的状态,炮手们只待装填手把一发炮弹塞入炮膛就立刻踩下击发踏板——已经不需要瞄准了,这么近的距离,瞎子也能打得中!

图 6. 描绘所罗门的疯狗—— ” 拉菲 ” 号横切过 ” 比睿 ” 号战列舰舰首的场景,金刚级战列舰设计建造于一战前,为了应付近战需要,特意安排了大量的 140 毫米副炮,分布在两侧的炮廓甲板,这些一战遗留风格的副炮在本战中终于发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实战中的怒吼‍‍‍‍‍‍‍‍‍‍‍‍‍‍‍‍‍‍‍‍‍‍‍‍‍‍‍‍‍‍‍‍‍‍‍‍‍

一发炮弹命中舰桥后爆炸,飞扬的弹片击伤了日方指挥官阿部弘毅、舰长西田正雄大佐和一名参谋,此次受伤很可能对阿部的心理产生了冲击,” 拉菲 ” 号功不可没!

对驱逐舰来说,战胜战列舰的唯一机会就是用好以小博大的利器——鱼雷,” 拉菲 ” 号都也瞄准 ” 比睿 ” 号连射四条鱼雷——命中了,但没有一条爆炸。战后一般认为是距离太近导致计数器没跑完,也就没能解除鱼雷的保险,不过根据战争初期美国鱼雷的一贯表现,也有可能再次出现了引信故障。

如果这些鱼雷都顺利爆炸了,这场海战或许会是另外一个局面,阿部等人将提前下课。

图 7. 秋月级防空驱逐舰彩照,注意其新型舰首和双联装九八式 100 毫米高平两用炮,由于 100 毫米新型防空舰炮产量跟不上,只有少量军舰安装了这款炮‍‍‍‍‍‍‍‍‍‍

三艘日本驱逐舰象狼一般围了上来,凶狠撕咬着 ” 拉菲 ” 号,特别是秋月级 ” 照月 ” 号,其装备的新型九八式 100 毫米速射炮能达到 15 发每分钟的高射速,几乎每一秒就有两发炮弹打在 ” 拉菲 ” 号的身上,同时从 ” 照月 ” 号上发射的一条鱼雷也命中,将 ” 拉菲 ” 号的舰尾整个炸掉。

图 8. 秋月级防空驱逐舰的装备分布图

战列舰 ” 雾岛 ” 号发射的一发大口径穿甲弹命中其锅炉仓,” 拉菲 ” 号就象一条被重型卡车撞中的小狗,瞬间开膛破肚,爆发出绚丽的火花。舰尾不见了,锅炉仓废了,该舰很显然动力全失,大部分武器也都失效了,舰长威廉 · 汉克(William E · Hank)不得不下令弃舰。

图 9. 威廉 · 汉克舰长在军校时期的照片

可惜的是,” 拉菲 ” 号随后还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爆炸,许多离开 ” 拉菲 ” 号的水兵也被炸死,包括舰长汉克上尉,该舰阵亡的将士高达 59 人,另有 116 人受伤。

” 拉菲 ” 号因为此战的表现而获得总统特别嘉奖,其服役生涯一共获得过三枚战斗之星,不过还是在水兵们口中传颂的绰号更加深入人心,他们把这条船和他上面英勇的水兵唤做 ” 所罗门的疯狗 “(Mad Dog in Solomon)。

图 10. 大和特攻场景油画,注意前景也是一艘秋月级防空驱逐舰

1985 年的某一期杂志封面上,刊登了一副描绘两艘美国驱逐舰大战 ” 比睿 ” 号的场景,在火焰和探照灯交织而成的海面上,” 库欣 ” 号和 ” 拉菲 ” 号横切过 ” 比睿 ” 的舰首,用所有的兵器倾泄火力,这一幕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映象。

不过细看一下,第二艘美国驱逐舰船头的舷号是 372,也就是马汉级 9 号舰 ” 卡辛 ” 号(DD-372),但 ” 卡辛 ” 号早在偷袭珍珠港时已经被九九舰爆投下的 250 公斤炸弹重创,最终未能修复,不可能出现在瓜岛夜战,显然这是一处作者的失误。

图 11. 描绘所罗门夜战的油画,注意战列舰上雪亮的探照灯光,金刚级战列舰前方有两艘横切而过的驱逐舰,其中当头一艘可以看到舷号 372,此处怀疑是 376 之误‍‍‍‍‍‍‍‍‍‍‍‍‍‍‍

排在美方第三位和第四位的两艘驱逐舰,贝纳姆级 ” 斯特雷特 ” 号和弗莱彻级 ” 奥邦农 ” 号也冲到了 ” 比睿 ” 号右侧实施围殴(” 比睿 “:怎么又是我!),枪炮雷齐发,其中一条由 ” 斯特雷特 ” 号发射的鱼雷再次命中 ” 比睿 ” 号,虽然同样没有爆炸,命中的位置却比较特殊,竟然是战列舰最脆弱的菊花——方向舵,并导致右舵失灵,操作无力,此情此景像极了另外一位轴心国老兄,传说中的某无敌战舰的遭遇(详见同名公号搜索 ” 巨兽之亡 “,第六集)。

图 12. 传说中的某无敌战舰菊花中招图,注意看画面后方那个爆炸的火花

这个 ” 斯特雷特 ” 号算是一位名气小作用大的英雄,他发射的另外一条鱼雷准确命中了 ” 晓 ” 号驱逐舰,导致其最终沉没,” 晓 ” 也是日方沉没的两艘驱逐舰之一。在混战中,” 斯特雷特 ” 也没少挨揍,舰员伤亡高达二成,见到战果不错,该舰聪明地提前撤离了战场,避免了前面二舰的覆辙。

” 奥邦农 ” 号的战果比较不那么明显,不过此舰也幸运地活过了这场 ” 关灯啤酒馆里的斗殴 “。

图 13. 画作:探照灯光下的夜战,主角疑似传说的某无敌战舰

排在第五位的 ” 亚特兰大 ” 号不再赘述,该舰虽号称巡洋舰,实际只装备驱逐舰级别的 5 英寸炮,且早早被打爆,没能发挥特别大的作用。而且在该舰指挥员全部阵亡,舰体失去控制后,还发生了一件导致了某种后果的事。

排在第六位的 ” 旧金山 ” 号正在起劲地瞄准一艘日本驱逐舰(” 夕立 ” 号)开火,没有留意到失去控制的 ” 亚特兰大 ” 号正在向自己的火炮射界飘来,对 ” 夕立 ” 的第二轮齐射 ” 干脆利落 ” 地命中了 ” 亚特兰大 ” 号的上层建筑,引发了巨大的爆炸(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认为斯科特少将可能是死于 ” 旧金山 ” 之手的原因)。

图 14. 夜战场景,很可能表现的就是 ” 旧金山 ” 号重巡洋舰被三式弹命中的那一幕

” 旧金山 ” 号上的卡拉汉少将目睹了这一幕,很显然他不忍心再次发生类似的情况,下令 ” 停止射击友舰!” 这道命令传达出去后又发生了理解上的偏差(卡拉汉这几道命令真是不让人省心)。

紧跟在 ” 旧金山 ” 号后面的另外一艘重巡洋舰 ” 波特兰 ” 号的舰长劳伦斯 · 杜伯斯上校把命令理解为 ” 停止射击 “,他愤怒地发来贺电,哦,不,是发来电报:” 什么蠢命令?停止射击?”

卡拉汉的回电也非常直白:” 见鬼!瞄准大家伙打!先打大家伙!”

这也体现了他的担心,小船无法辨识敌我,但是对面的大舰肯定不是自己人,先不管重新寻找和瞄准目标浪费的时间,这道命令勉强算是合理。但随后他又下了一道匪夷所思的命令:” 单数号舰射击左舷,双数号舰射击右舷!”

图 15. 模型场景,1942 年奋战中的 ” 旧金山 ” 号重巡洋舰

怎么个匪夷所思迟点再说,” 旧金山 ” 号已经象传送带上的零件被送到操作手的面前,就在 4 艘前导驱逐舰和 ” 亚特兰大 ” 号陆续失去战斗力后,日本人将火力集中到 ” 旧金山 ” 号上来,一发从 ” 比睿 ” 号上发射的三式烧夷弹击中该舰,迸射出多达上百个内装白磷、硫磺和生橡胶的燃烧筒,舰体上瞬间出现几十处起火点,把 ” 旧金山 ” 号变成了一座在海面上熊熊燃烧的大火炬!并导致左舷甲板上露天作战的人员全部死亡。

图 16. 新奥尔良级 ” 旧金山 ” 号在使用前主炮开火

又一发 ” 比睿 ” 号发出的一式穿甲弹击穿 ” 旧金山 ” 号的舰桥,航海长雷 · 艾里森被巨大的冲击波掀出舰桥,重重地摔在一门 5 英寸副炮的炮管上,当场受了吐血内伤,不过好歹保住了性命。

又有一发炮弹在主桅钢梁上爆炸,横扫的弹片将舰桥上的卡拉汉少将、舰长卡辛 · 杨上校(Cassin Young)和参谋人员全部炸死(” 比睿 “:连续打爆四艘,我天皇御召舰也不是浪得虚名的)。此时在其后方不远处的八号舰 ” 海伦娜 ” 号上看来,” 不断有人被爆炸的气浪从舰桥中抛出,手足在空中疯狂舞动着,犹如狂风中的破布娃娃!”

图 17. 一艘正在战斗状态的金刚级战列舰

由于 ” 雾岛 ” 号也在全力射击 ” 旧金山 ” 号,导致该舰被集火后几乎瞬间就失去战斗力,所有主炮全被打哑巴,全舰多达 25 处起火,舵机失灵,进水多达 500 吨,已经无法再战斗,舰员们在仅存的最高级军官麦坎德莱斯少校的指挥下转入为抢救军舰而战。

图 18. 位于 ” 亚特兰大 ” 号上的斯科特少将,他作战经验较为丰富,可惜阵亡太早

至此,美方的两位少将指挥官都提前离开了战场,日方的阿部侥幸逃得一命,但是他显然被打怂了,旗舰 ” 比睿 ” 号连续与多艘美舰近距离交战,虽然逐一将其打爆,但是已经严重挫败了阿部的战意,他在开火仅仅十分钟后,也就是东京时间 12 日 24 时(当地时间 13 日凌晨 2 时)下令取消炮击亨德森机场的既定任务。

两名将军算是没有白死!

阿部弘毅也没有可能轻易逃离!

图 19. 海战场景,夜战中的 ” 比睿 ” 号

–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 给本站投稿只需要输入关键词 ” 投稿 “-

  – 加入粉丝群,只需输入关键词 ” 加群 ”   –

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扫这里关注、收藏、转发三连击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