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设法熬过年关的游戏人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 / 小罗

转眼间,2023 年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月,从年初的版号恢复平稳发放,到不久前朝夕光年的倒塌,许多游戏从业者今年过得并不顺利,他们开始期待明年会更好,行业将更务实、有更多机会。其中,我的朋友小白和奉贤的经历让人尤为印象深刻。

小白目前是上海某中厂的文案策划,是 23 届应届生。她工作不满一年,却即将迎来第三次转正失败:第一次,她在国内某家大厂实习,HR 承诺可以转正,最终却裁掉了项目所有的实习生。第二次,她在 23 届校招中签了一家中厂,却在入职时被明确告知,需要持续加班 3 个月才能获得转正考核机会,是否转正则要根据考核结果再决定。小白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入职第 3 天便提出了离职。

当时恰逢暑期,游戏行业环境下行,让小白遭遇了不少打击。她通过了北京一家大厂的面试,但在谈薪阶段,HR 告诉她:” 我们可以给你发 Offer,但要等到春招,如果 24 届有更符合条件的候选人,你的试用期就不予通过。”HR 还向她多次暗示公司对于实习生的培养和正式校招的慎重,尽管薪资不低,但小白还是听出了 ” 劝退 ” 的意味——如果公司签下自己,就要付出较高的正式工资和五险一金;如果签下 24 届的实习生,在转正前只需要支付较低的实习补贴。

如今,小白又面临第三次转正失败。她在今年 9 月初来到这家上海中厂,但不久后就被暗示没有转正名额,名额要留给 ” 公司某位元老的亲戚 “。但与此同时,她需要处理大量工作——那位拿到了转正名额的同事没法完成这些,只能交给她。

小白十分愤怒,但她觉得,只有尽可能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积累足够的经验,以后才能之后摆脱这种情况。没有足够的经验,在行业内就寸步难行。

实习期马上就要过去,12 月,小白将在失业和求职中度过。临近年底,她询问了许多家公司的 HR,得到的答案都是:年底不招人了,要不明年再投?而在小白即将离职时,她的公司正在招聘新人。

临近年底没有岗位需求,HR 建议小白年后再投递

与小白不同,奉贤打算在过年后辞职。

奉贤在广州一家中厂担任策划。他向我讲了一件事:某个周五,他接到了下周三的热更补丁需求。但他那一周已经加班 30 个小时,做完了大版本的更新。他本想周末好好休息,但要赶完热更补丁,就必须加班。

和他一起完成大版本更新的同事,一个在看 Vtuber 直播,一个在玩 Steam 游戏,他们都没有被分配工作。奉贤去找领导商量,领导却告诉他 ” 要有奉献精神 “,并承诺这次工作完成后给他加薪。

领导的话没有解决他的疑问。奉贤说,自己当时满脑子只剩下一句话:” 凭什么?” 但他只能继续投身于工作中,继续加班,直到公司只剩他一个人。

” 快年底了,大不了明年不干了,拿到年终奖就跑。” 奉贤这样安慰自己,但他也知道,一旦辞职,就要面对更加恶劣的求职环境,所谓的 ” 拿了年终奖就走 “,更多只是调侃和吐槽而已。

工作疲惫时,奉贤想刷手机放松一下,却发现有同事在公司的群聊中提起了自己。奉贤想,自己分担了那么多工作,同事对他的评价想必不会太低。

” 有时候真不知道他擅长什么。” 说话的是那位正在看 Vtuber 直播的同事。

奉贤差点直接辞职。但手头的工作让他冷静了下来,他决定先找到下家。

即便有了离职的打算,奉贤也没有贸然投递简历。在招聘软件上投递可能会引起同公司 HR 的注意,因此,他选择让熟悉的朋友帮忙直接发给其他公司的 HR。在得知情况后,朋友们一边和他交流该如何准备简历,一边也告诫他 ” 熬到年底 “。他们帮奉贤问了很多公司,却没有合适的岗位。奉贤最终只发出了两三份简历。

11 月 29 日,奉贤终于忙完了热更补丁的需求,公司 ” 慷慨 ” 地宣布,11 月不会给他安排新工作,他可以在公司内 ” 休假 “。

在 ” 休假 ” 那天下班后,奉贤去了附近的天河公园

这件事成了压倒奉贤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打算熬过年底、拿到奖金就离职,哪怕找不到下家,至少能离开这个瞧不起他还压榨他的地方。

小白和奉贤或许是我们身边一部分游戏从业者的缩影:工作经历不长,大多处在积累阶段,却因为环境影响而屡屡碰壁,难以获得真正的经验。” 行业寒冬 ” 并未过去,而熬过这个年关,春天也不一定会立刻到来。

当我问起他们对明年的想法,两位出奇地保持了一致:” 无论怎样,不要比现在更糟就好。”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