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十八禁,好片还是烂片?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文章内容涉及剧透,建议观影后阅读)

《涉过愤怒的海》口碑的两极分化,是我看完电影时完全预料得到的结果。

它的确是一部优缺点极为明显的电影。高明的立意对应的是拙劣的文本,精彩的单场戏之间却往往是糟糕的起承转合。

我不清楚影片哪些地方曾遭遇删减,但哪怕自觉地将片尾的那些画蛇添足都视而不见,那些槽点依然不可忽略。

可尽管如此,它也仍旧是今年最有讨论价值的国产院线片之一。

不是因为阵容强,也不是因为尺度大,而是因为它所作的表达。

文 | 革后第一部在中国上映的外国电影,是日本电影《追捕》。

《追捕》有原著,改编自西村寿行的小说《涉过愤怒的河》。

这大概是曹保平新片《涉过愤怒的海》片名的灵感来源。

这两部电影有联系吗?或许藏在主角的人设身上。

《追捕》上映后,饰演男主角杜丘的高仓健成为一代人的偶像。

他的标签,是硬汉,是充满阳刚气的男性荷尔蒙,是以暴力为载体呈现出的魅力。

《涉过愤怒的海》则完全是反着来的,它拍的是无能的硬汉,是无用的男性荷尔蒙,是无意义的暴力与复仇。

这是曹保平棋高一着之处。

换句话说,如果曹保平扎扎实实地拍了一部老套的 ” 一个父亲的复仇 “,哪怕完成度再高,我也不觉得它有多少讨论价值。

但他反着来拍了。

影片的主线故事,乍一看也像是复仇片的标准路数。

女儿娜娜在日本惨死,愤怒的父亲老金向女儿的男友李苗苗展开复仇。

问题的核心在于两点,一是复仇的动机,二是复仇的对象。

女儿被害,身中 17 刀,一个父亲要复仇,动机还不明确吗?

放在一般的复仇片里,这是不需要质疑的事情。

但《涉过愤怒的海》从一开始就抛出了疑问:

老金要复仇,是为女儿,还是为自己?

” 爱 ” 是贯穿整部电影的关键词,那么我们也可以这么问:

老金对李苗苗的恨,是从自己对女儿的爱转化而来,还是源自于自己内心的愤怒?

你可能会说了,愤怒的根源难道不就是父亲对女儿的爱吗?

但影片用无数个细节提醒我们,好像并非如此,至少不是完全如此。

老金看到女儿尸体,听到验尸官说女儿死前和多人有过性行为,他吐了。

看到女儿的尸体,正常人的反应大概是伤心欲绝,可能会吐,但多半是因为极度悲伤而导致的呕吐。但老金的反应,显然更倾向于生理性的厌恶与不适。

陌生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产生生理性不适,很正常,但老金不是陌生人,他的不适里,还包含了一种强烈的羞耻感,他当时的想法可能是:

我老金的女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换句话说,他此时的愤怒来源于自尊心遭受了毁灭性打击,而不是女儿的惨死本身。说白了,他愤怒的对象,此刻是女儿娜娜。

老金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是不对的,于是,他很快将愤怒转嫁到了疑凶李苗苗的身上,这才有了后面老金不顾一切回国追凶复仇的主线戏份。

但是,我们从老金的表达中依然能发现问题。

老金说,他活一辈子就活个女儿,女儿被害了,等于就是把他的一辈子全毁了。

类似的话在中国家庭的语境里很常见,但放在老金要复仇的场景下,这句话道破了一个潜在的事实:

老金的复仇,不是为女儿复仇,而是为自己复仇。

当然,我们不能说老金就绝对是不爱女儿只爱自己,但影片通过诸多信息都在告诉我们:

老金更爱自己。

或者说,老金爱女儿,是老金爱自己的子集。

复仇的动机搞清楚了,再看复仇的对象。

老金的愤怒,是越来越强烈的。

这种如海水般无尽的愤怒,和复仇的对象有关。

我们常说一个词,无能狂怒,无能,才会愤怒,有能力解决问题就行了,就算有愤怒,也会很短暂,人只有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才会持续愤怒,最终绝望。

老金眼中的仇人李苗苗,一直处在逃脱状态。

老金在日本,李苗苗跑回了国。

老金回国追凶,李苗苗又在母亲的安排下即将离开。

造成这种状况的,是李苗苗的阶级属性。和老金相比,他当然属于更有钱的阶层,父母有没有权,影片没有透露,但从李苗苗父亲李烈和警察的关系来看,这一家人大概不会只是普通商人那么简单。

而老金,只是一个渔民,他不算是社会底层,因为他经营着一个船队,但和李苗苗的父母之间,他依然有阶级鸿沟。

原著小说里,老金还有退伍老兵的身份,按退伍年限推断,他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同样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还有《芳华》里黄轩饰演的男主,他的境况,还没有老金那么好,他们是贾樟柯口中 ” 被时代撞到的人 “。

换句话说,老金的愤怒是积蓄起来的,女儿的死某种意义上只是一个导火索,他无法改变自己与李苗苗父母这种人在社会地位上的差异,他也许已经无数次见证过命运带给自己的不公,所以他愤怒,也只能愤怒。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带着愤怒去复仇,李苗苗很可能是会逍遥法外的。

当他展开对李苗苗的复仇时,他已经不光是在为了女儿的不幸伸张正义,而是在宣泄自己积蓄了半辈子的愤怒。

这种愤怒,是会遗传的。

遗传到女儿娜娜的身上,才有了整部电影所讲的故事。

我们看完全片会知道,与其说电影讲的是老金为女儿复仇,不如说它讲的是女儿向老金复仇,就像女儿的那个梦,她恨父亲恨到希望他吊死在渔船上。

女儿身上的 17 刀,是自己捅的,李苗苗并不无辜,但娜娜之死的根源,是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是父亲老金让女儿娜娜感受不到爱的存在,娜娜才会变得如此缺爱,缺爱到歇斯底里,以至于遇到李苗苗,并最终走向深渊。

娜娜的愤怒以死亡的方式呈现,以最决绝的姿态嘲讽着父亲的愤怒,用最惨痛的方式向父亲的父权完成了致命一击。

所有观影者都清楚的是,影片的反转在于,原来加害者不只是李苗苗,在这起死亡中,最大的加害者其实是原生家庭,是父权。

但我要问的问题是,父权对应的就只是老金吗?

加害老金的又是谁呢?

是几千年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儒家文化?是几十年印在中国人心里的集体主义?是天上的太阳?还是漫天飞舞的鱼呢?

很多人观影时会不解,一部现实主义的电影,为什么会有那场超现实的台风戏呢?

那是整部电影曹保平最值得称道的妙笔。

台风起,鱼落下,是变天了。

变天了,即原有的秩序被打破了。

于是,天谴出现,三车相撞,老金得以展开复仇。

在原有的秩序下,李苗苗会逃走,老金依然只能无能狂怒。

前面说,愤怒会传染。

影片中有细节。李苗苗的司机遭遇台风,竟然也跟随李苗苗一起发疯了。

这是超现实的一幕,说是槽点,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我们也可以如此解读,司机和老金是一个阶层的人,当原有的秩序被打破时,他们的愤怒就有了宣泄的出口。

我所说的秩序,就是高悬于老金这个 ” 小父权 ” 之上的 ” 大父权 “。

无数朋友说,《涉过愤怒的海》是曹保平换了个方式拍出的《狗十三》。

对父权的抨击,的确一脉相承。

隐含在家庭片背后的表达,同样如此。不知道你是否记得,《狗十三》里的父亲,在李玩面前唱过红歌。

父权的背后,还有父权。

说回来,曹保平想要用《涉过愤怒的海》做的事情,是通过愤怒展现出愤怒的无意义,是通过家庭悲剧投射出社会悲剧。

但他做得不够好。

讨论《涉过愤怒的海》的问题,我无意纠结于那些肉眼可见的剧情漏洞。

剧情推进太依赖巧合,这是谁都能看出来的,很多情节突兀到了引人发笑的程度,也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

只说一场戏。

影片前半段,老金初遇李苗苗,被李苗苗戏弄,李苗苗没有在老金面前自承身份,并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地溜走,而老金在李苗苗走后的一瞬间,才收到短信,知道刚才眼前的人正是李苗苗。

这样的叙事手段,在最傻的那种类型片里极常见。

似乎想要制造出一丝悬疑感,却只是在浪费时间,并完全打破了观众眼里的真实性。

说白了,你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观众眼前,观众就不会相信你所讲的故事是真的了。

观众当然明白电影是虚构的,但导演要做到的事情,是让观众在短时间内入戏,不会立马意识到电影是虚构的。

这场戏的问题正是整部电影问题的根源。

曹保平没想明白的是,《涉过愤怒的海》到底是一部现实题材电影还是一部在各方面都充分做到戏剧夸张的类型片。

类型元素和现实表达之间,失衡了。

失衡,自然就错漏百出,甚至足以令一大批观众无法也无意看到曹保平想做出的表达。

演员方面,也和电影一样,有好有坏。黄渤是出彩的那个,管虎之后,终于又有人用对了黄渤的动物性,韩国的金允石也有动物性,那位体格更大,如熊如虎,黄渤身量小,但凶悍程度不逊,如狼如獾,让他做愤怒的载体,再合适不过。

周迅的表演受角色本身限制,发挥空间不大,或与删减有关。

至于年轻演员,周依然的表演方式不对,张宥浩的表演分量不对,这也都造成了很多出戏的瞬间。

总得来说,《涉过愤怒的海》是部很可惜的电影。

它触碰到了某些国产片从未触碰得到的禁区,也贡献出了许多走出影院时回忆起来仍觉得极具张力的名场面。

但加了不该加的,少了应该有的,完成度本身也不够,都是事实。

还是套用评价《坚如磐石》时我说的那句话结尾吧:

起码曹保平一开始想拍的是一部好片。

END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