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过愤怒的海》:不是复仇爽片,却让人品出烈酒的滋味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涉过愤怒的海》是导演曹保平继《光荣的愤怒》《李米的猜想》《狗十三》《烈日灼心》《追凶者也》后,第 6 部跟观众见面的电影作品。

影片由黄渤、周迅、周依然、张宥浩主演,于 2019 年杀青,此前一直在观众最期待的电影榜单上。海报上主动分级 ” 建议 18 岁以下观众谨慎选择观看 ” 更是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11 月 25 日电影正式上映,首日票房破亿,豆瓣开分 7.8。

平心而论,这个分数比预期中低。观众的评价非常两极,有人将其称为年度最佳,有人感受到了 ” 被冒犯 “,有人奔着极致复仇爽片去的没过瘾 ……

影片中,老金(黄渤 饰)的女儿金丽娜(周依然 饰)在日本留学死亡的故事,很容易让人想到江歌案。《涉过愤怒的海》(以下简称《怒海》)改编自老晃同名小说,小说写于 2015 年夏,电影版权售出于 2015 年 9 月,而江歌案发生在 2016 年冬。对此,作者表示:” 不是我预言了这场悲剧,而是人世间类似悲剧总在发生。”

电影对小说进行了不少改编,可以说这部电影依旧保持着曹保平从现实主义出发、迷恋绝境、黑色悲观基调的创作风格,并注入了浓烈的荷尔蒙。但同时,影片又融合了编剧焦华静从《狗十三》延宕而来的 ” 残酷青春物语 ” 气质。

《怒海》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复仇爽片,但人们却在《怒海》里品出了许多滋味。(以下有剧透)

一半复仇,一半 ” 狗十三 “

影片开始,老金正像往常一样在海上捕鱼,却得知了女儿小娜身中 17 刀、客死他乡的噩耗。于是他来到日本,对小娜的男友、嫌疑人李苗苗(张宥浩 饰)展开了狩猎式追凶,决心手刃仇人。

可他遇到了一头母狼,李苗苗的母亲景岚(周迅 饰)同样舐犊情深、护子心切。景岚身穿香奈儿、脚踩高跟鞋,身形单薄,精致美丽,绝对的女性身份特质并没有让她处于下风,她情商高、善于谈判,有谋略有阶级优势,还有 ” 逼急了要见血 ” 的强势和疯劲儿,飙车、逃亡均不在话下。

两人棋逢对手,斗智斗勇,双双沉溺于怒海之中,充斥着动物式的亢奋和疯狂。台风天漫天下鱼的戏份,是影片名场面,将所有人的愤怒具象化成了真正的 ” 腥风血雨 “。

黑云压城,李苗苗即将过桥出境。老金和警察在后追车,龙卷风将海里的鱼卷到了天空上,天空开始下鱼,无数的鱼击打着车窗玻璃,落在地面上、挣扎然后死去。随后三车相撞,李苗苗终于落在了老金手里,他怒吼着宣泄自己一直以来的压抑,景岚则在车里疯了一样地痛苦嚎叫。

至此,所有人的愤怒燃烧到了顶点,故事开始降温。

老金将李苗苗囚禁了起来,在日本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官却来告诉老金,小娜是自杀,她在自己捅了自己 17 刀后爬进了衣柜,在衣柜上用血画满了太阳,最后失血过多而死,而死前的六七个小时她手机明明有电,却没有联系过任何人,所谓的给老金打电话,也不过是误触。

老金的复仇是无效的。跟着老金涉过愤怒的海后,观众在小娜的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彼岸的真相,这段残酷青春物语的呈现非常令人心痛。

在日语课上,小娜可以用 ” 喜欢 ” 造很多句,但关于 ” 爱 ” 的句子却造不出来,因为 ” 喜欢 ” 是单方面的,而 ” 爱 ” 却是双向的。小娜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不被爱的那一个。父母离婚,都觉得她是累赘,她从小跟在老金身边,是老金口中的 ” 皮实 ” 孩子,实际上,却一直是冷暴力的受害者。

老金出海捕鱼,好多天不回来,小娜就躲在衣柜里在黑暗中等待太阳出现、等待老金回家。老金会用农药喷她的猫,会逼她下海游泳,不论怎么被粗暴地对待,小娜也只是默默忍受表现得懂事,其实她内心一片荒芜。

去日本留学后,极度缺爱的小娜遇上了极度自我中心的李苗苗,开始了一段看似 ” 互补 ” 但却疯狂畸形的恋爱。观众无法想象这段关系里会有多少李苗苗对小娜的 PUA,又有多少小娜的自我 PUA。

电影不断逆流而上,溯源小娜在日本的生活,搜寻她的每一处心理问题和疼痛症候。

这段用了很典型的日式青春片拍法,有大段内心缺爱的独白,有干净迷幻的滤镜和色彩,在看似清新明媚的 ” 晴天 ” 下,其实充斥着变态暴力、残忍冷漠。

如果说电影的前半部分充斥着复仇的爽感,那么后面的部分则是 ” 让人不爽 “,观众会被激起对不愉快的成长经历的记忆,就像《狗十三》当初达到的效果一样。长大成人的人们会选择性遗忘,但问题一直在那里。

小娜是另一个李玩(张雪迎 饰)。只不过,她没有熬过去,没有熬到可以习惯和适应成年人的世界运转规则。她同样是愤怒压抑的,只不过她将愤怒对准了自己。她的骨头还嫩,她的皮肤还没有老茧,她太年轻了,以至于什么东西都能伤害她,将她击个粉碎。

审判 ” 以父之名 ” 的 cosplay

Cosplay,作为导演展现亲子代沟的元素在电影里得到了大量使用。

李苗苗是狂热的 cosplay 爱好者,他是富商之子,虽然父母离婚,但给他提供了追求二次元的物质基础。不过他天生反社会人格,从小到大不断闯祸,像恶童一样游戏人间,父亲李烈甚至想把他送进监狱,母亲景岚却一味地给他收拾烂摊子,助长了他的罪恶火焰。

他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质,又出身优越,对青春期少女有着强烈吸引力。小娜也是 cos 爱好者,她在日本需要打工赚钱,有时候会和李苗苗一起参加漫展。

在老金的视角之下,他对喜欢 cosplay 的女儿是陌生的,看到街头的二次元年轻人,眼里也满是迷茫和眩晕。他无法相信真正的小娜是这样的,他看到小娜的尸体时会呕吐,他需要自虐才能为女儿的死感到疼痛。

但在曹保平的眼里,老金对小娜以父之名的复仇本质上也是一场 cosplay。

影片开始,有人要抢老金的地盘,老金本能反击,女儿被祸害了,他也是本能地要 ” 弄他 “。” 我这辈子就活个闺女,我一辈子能毁在他手里?”” 整个岛上的人都知道,我金陨石的闺女被人祸害,这是个笑话 “,老金看重的是自己的面子。

在老金的三观里,” 杀我女儿就如同动了我老金 “,他不在乎女儿的火化葬礼,不在乎女儿的声誉,最看重的是自己父亲权威和尊严的满足,嘴上诉说着失去女儿的痛苦,鼻子却在嗅酒的香味。这场父亲角色的表演,他也不是全情投入。

《怒海》不相信父爱,也不相信母爱,拆了老金这个爹的台,也拆了景岚的台,平等地解构和审视每一种角色权威。

电影里有一幕是儿时的小娜坐船过海,老金的尸体高悬在天空之下。弑父作为小娜的梦境,在一部看似现实的电影中出现了。

弑父是神话背景下的哪吒行为,今年《封神》里质子们在封神前夜被逼着弑父,完成权力的转换,也还是神话背景。第五代导演如张艺谋的电影,有弑父情结,但永远是未完成状态,停在弑父之前,然后给主角找一个合理的解释,告诉观众 ” 为何不杀 “。

国产电影里敢于揭穿父亲假面、敢于展现 ” 弑父 ” 情节的电影并不多,尤其是现实主义语境下。其实,真正 ” 涉过愤怒的海 ” 的主角是小娜。

不过,依然有观众因 “《怒海》不考虑现实状况被冒犯 “。毕竟 ” 像老金这么为女儿复仇、还会反思的父亲,在现实生活中是很好的父亲了 “,这些 ” 无力 ” 的设置让 ” 愤怒 ” 这种情绪在电影内部已经互相消解掉了。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