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里,急诊室里的儿科医生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11 月 29 日 22 时,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儿科中心一号门诊室里,在过去的 40 分钟内,吴渚一共拆了 7 个一次性医用压舌板,为 7 名有发烧、咳嗽症状的患儿检查咽喉部情况。而在诊室外,还有起码 6 名患者在等候他的诊治。

从今年 9 月底开始,多种呼吸道病原体叠加,全国各地儿童感染病例数不断攀升,进入秋冬季节,自打降温以来,全国多地儿科门诊出现就诊高峰,在最高峰时段,甚至一号难求。

作为广州综合医院中规模较大的儿科中心,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儿科中心设有 24 小时开诊的儿科急诊,11 月 29 日晚,羊城晚报记者来到该院儿科急诊处跟诊一夜,亲身体验儿科夜班医生的艰辛。

” 就怕有个万一 “

11 月 29 日 21 时,要进入到珠江医院儿科急诊处大厅,需穿过包围在门口导诊处焦急的患儿家长们。除了已挂上号来就诊的咨询声外,听到的最多的一句是 ” 能不能加个号?”

王亮(化名)紧张地盯着电子屏幕,期待上面出现自家孩子的名字,他的妻子在一旁哄抱着小声抽泣的孩子。” 孩子从前几天开始一直反复发烧,把我们吓坏了,在另外一家医院等了两个多小时,前面还有六七十个人,实在等不及了,听说这边有号,就赶紧过来,幸好能临时加上号。” 王亮说道,” 听说最近支原体肺炎、流感很厉害,担心孩子也中招了。”

在珠江医院儿科急诊候诊区,几乎都是跟王亮有同样担心的家长。有家长提到:” 以往孩子生点小病,我们都是在家先吃些药试试,迫不得已才会上医院,但这次不敢疏忽,下午刚发烧,就立马过来看了。” 她的话得到几位家长的应和,” 就怕有个万一 “。

陈女士从今早开始就拿着手机不断刷新各个知名儿童医院的挂号页面:” 一看到这儿放号,我们立马就抢挂赶过来了。” 在她的叙述里,孩子上周在其他医院就诊,拿到的号码一度排到 800 开外,” 最近高峰期没办法,等多久都得等。” 她边说边按住孩子头上的退烧贴,以防被孩子扯掉。

21 时 30 分左右,儿科急诊四名医生(包括急诊值班医生、专家特需班及急诊加强班)同时在诊,但整个候诊区仍有至少 40 名患儿在等待就诊或是等检查结果,且不断有新的患者加号进来。穿梭其间,随处可听见患儿咳嗽声、哭声。这一波呼吸道疾病扎堆来袭,让不少家长心忧,有家长反映,自家孩子的学校规定,同个时间段一个班上有 5 个孩子出现传染性疾病症状就得停课,” 已经有个班停课了,为了孩子,还是小心点好,我们家孩子班上已有三个发烧了。”

” 赶紧去 “

据珠江医院儿科中心小儿门急诊负责人吴渚介绍:” 从今年 9 月份以来,儿科中心就保持着较高的接诊量,平时儿科门诊、急诊会放约 600 个号,但近一个多月以来,每天门急诊量常达到 850-900 个,最高峰期会到 1200 个。”

” 现在都 10 点了,还会有人来问有没有号,一个多月来都是这样。” 但在吴渚看来,今晚已算是较为平稳的一个晚上:” 前些天起码比这多三四倍。” 但据记者观察,在一个半小时里,他几乎没有停下休息的时候。在诊室看诊时,不断有人推门进来,询问能否加号或是请他看一看孩子的检查报告,甚至在看诊中间,还奔去六楼 PICU(儿科重症监护室)查看一位正在进行 ECMO 治疗的患儿情况。下楼时,吴渚从电梯前经过,却往楼梯口奔去,” 走楼梯吧,这样快点 “。

在吴渚接连看诊的 10 个患儿里,只有一个病症是口腔溃疡,其他患儿几乎都伴有咳嗽、发烧等症状,在家长的询问中,可以感受到一些共同焦虑:” 一直反复发烧,担心烧坏了 “” 还能不能去上学,会不会传染给家里另一个?”” 是不是流感?需不需要做个检测?” 面对这些焦虑,吴渚一一做出解答,甚至抽出纸耐心地一步步教没有经验的家长应该怎么判断孩子的情况,按症吃药。

吴渚提到,目前在发烧 38.5 摄氏度以上的患儿中,检测出流感病毒或是支原体感染的比例约占一半,其中支原体感染的比例有所下降,流感患儿比例上升。他建议家长们,如果孩子体温在 38.5 摄氏度以下,可以先自行观察、退热处理,仍是高烧不退,再行就医。虽然不断有家长图个安心、要求做个检测,但这一晚上,吴渚只让三个患儿去做了检测:” 这要综合病情进行研判。” 三名患儿里,两名是正常挂号看诊后做出的诊断,另外一名,则是他结束看诊后在急诊处巡看时发现的。

11 月 29 日 23 时左右,早已过了既定的下班时间,吴渚还拎着听诊器和医用手电穿行在儿科急诊处,不时有家长同他打招呼,在设有床位的临时留观区,他停住了脚步。

钟先生正在焦虑,他 10 岁的孩子半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一手打着吊针,一手捂着肚子,不时小声嚷着不舒服。” 他之前也有感冒发烧过,但没有这次这么严重,整个脸煞白,一整天没有吃东西,吃什么吐什么,肚子痛得站不了。他弟弟之前也折腾了一回了。” 因为一直等不到号,情急之下,钟先生只好先挂了个儿科外科的号:” 医生说孩子已经是蛮严重的脱水了,先挂水补一补。”

吴渚看了看孩子的情况,立马领着钟先生去开单做检测:” 很有可能就是流感,赶紧去!”” 赶紧去 “,是这个晚上里,最常听到的吴渚对患儿家属说的一句话。

” 还好发现了 “

11 月 30 日凌晨,小儿门急诊处护士杨娟回到护士站时,手上还带着刚去帮患儿洗胃时磨出的水泡,但护士站前还有患儿家属在等待,这让她顾不上多看几眼,又投入到工作中。” 这一个多月来都是这样的连轴转,有时候忙得饭都吃不上。”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儿科急诊处忙而不乱,仍能维持正常运转。

已过零时,医师王子成也同样仍在忙碌,他晚上 10 时开始值班,已经看了 14 个患者了,但电脑显示还有 10 个人仍在待诊,” 而且我们 12 时后是不限号的,只要有病人过来,我们都给他加号。” 王子成说道。

凌晨 2 时左右,儿科急诊候诊区的座位上仍坐满了人,在一堆咳嗽声、哭声中,有家长的声音尤为刺耳:” 我今天已经在医院转一天了!” 对这样的声音,王子成已经见怪不怪了,耐心地进行引导:” 孩子生病了,家长着急是正常的。”

在王子成的回忆里,最忙的还是上周日:” 我值班时已经有二十多个号了,看完这些,还有二十多个病人在等待,一直没有减少过,不断有病人加号。” 那天中途,他还紧急抢救了两个被救护车拉来的病人。

据王子成讲述,他们医生都是三班倒在值班,平时一个班次可能看五六十个病人,这段时间接诊压力大,会增加到七八十个,” 有时都快下班了,还有七八个病人在等着,加班一两个小时是常事 “。

凌晨 4 时左右,患者不断。有家长抱着 14 个月的小孩过来就医;留观区的床位旁有家长不敢睡去,一直照料病中的孩子;雾化室中仍有小孩在进行治疗;静静的夜里偶尔会传来突兀的哭喊声——那是有孩子因清洁鼻腔不适而害怕大哭。

清晨 6 时左右,看诊一夜的王子成本想眯眼休息一会儿,又因有患者到访,被护士轻轻提醒。

早上 9 时 30 分左右,记者又见到吴渚,他提到昨晚送检的三名患儿检查结果已出,均已确诊,能够对症治疗。钟先生的孩子被检测出乙流阳性,” 还好发现了。” 吴渚说道。

文图 |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谢小婉 张华 通讯员 马彦 伍晓丹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傅铭途 李妹妍

校对 | 马曼婷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