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克医疗副总经理陈航:数字疗法的核心是厘清需求,短暂低谷后仍大有可为

谁能穿越迷茫寒冬,成为医疗健康行业的下一个商业之王? 

近日,36 氪「寻找确定性」WISE2023 商业之王 · 医疗健康新风向大会在北京举办。大会携手科学家、创业者和投资人,从真实临床需求、技术革新出发,寻找值得被押注的产业 ” 确定性 “。

医疗健康是能够穿越周期、发展潜力巨大的赛道,需要 “10 年 10 亿美金 ” 的投入,还需要肯坐冷板凳的苦功。当下中国基础研究能力正在勃发,创新势力正在崛起。大变局中,新生代企业正聚焦临床真痛点,突破技术卡脖子,跨越市场艰与险,步步为营,通过创新产品和服务,实现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双赢。

波克医疗副总经理 CEO 陈航受邀参加大会,并发表《数字疗法的开发逻辑及临床应用》主题演讲。陈航表示,目前的市场环境促使数字化疗法企业更深度地去思考和洞察,新兴技术在医疗行业到底能够解决市场的什么需求。在波克的实践中,实际的需求来自患者、患者家属和医生三个方向。他认为,如果能把关联各方的需求都兼顾到的话,对应的疗效需求就能够得到很好的实现。

陈航还指出,在目前行业低谷的环境下,数字疗法还蕴含着巨大的机遇:首先,行业泡沫正在逐步出清;其次,医技融合越来越明显,行业进入专业化发展阶段;最后,患者数据私有化也会为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波克医疗副总经理陈航

以下是波克医疗副总经理 CEO 陈航先生的演讲实录,经 36 氪整理编辑:

大家都知道说数字疗法在这几年非常热,也是随着互联网化跟医疗相关领域的结合的深度,延伸出非常多相关的产业,从数字健康到数字医疗这几年都非常活跃,但在今年下半年数字疗法一下子被泼了很大的冷水,尤其是继海外的 PEAR 的破产之后,大家都在关注数字疗法是不是要凉凉了?到底还能不能投?未来到底大家的出路在哪里?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简单介绍一下波克医疗,母公司是上海普陀的游戏公司波克城市——从 2019 年提出 ” 游戏 +” 战略,不断探索尝试用游戏赋能各行各业,寻找游戏的多远社会价值,波克医疗正是诞生于这一战略。波克医疗成立至今也就两年多的时间,但是在医疗领域的介入还算是比较迅速的,这也是得益于我们此前跟很多游戏用户交互的一些经验沿用到了医疗领域,现在已涉入到眼科、认知学科,康复学科、妇产科等等。

图源:演讲嘉宾

对于一些比较热的新技术,包括语言模型、AI 算法、AR、物联网、GPT4 等等,这个时代大家都很容易听到,但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是关乎游戏跟医疗的,那就是很多新兴技术一般都会在游戏领域最先应用、在医疗领域是最后应用,大体都呈现这样的规律。

那对于数字疗法到底未来何去何从?做产品的人都知道说要从需求到解决方案,但在互联网时代我们走得太快了之后好像对于需求感受就会忽略掉,尤其当我们进入到市场得到一些反馈后,对于最早为什么去做这个产品、以及要解决的需求是什么都会慢慢忽略掉。为什么忽略?因为环境是一直在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属性也在发生变化。严格意义上来讲,需求一定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属于非刚性需求;还有部分需求一直没有变化,那就是刚性需求;还有部分是伪需求。

我个人认为,数字疗法企业绝大多数的困境都是来自于对于需求的认知偏差。据我了解,好多数字疗法企业产品是做了,但对于怎么买单这件事没有搞清楚,包括医院怎么收费、如何探索进入商保、或者让政府买单,或者怎么让患者直接买单。如果是一个能解决需求的产品,原则上来讲在整个产品设计之初,它的付费方式、成交方式、买单方式都应该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等到产品上市后再思考就为时已晚。因为绝大多数的企业没有勇气再倒回去把产品重新做一遍。

回到需求,这里列了一些临床常见的病例资料,我以前作为眼科医生在门诊的时候,很多病人会问我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像查视力经常会有家长跟我说,这个视力是 0.8 到底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简单问题的需求还并没有哪家企业做得非常好。这就延伸到,患者的真实需求是什么?即知道医生写在病历本上的数字代表正常的还是不正常,即便这对医生来非常简单。

其实,大家只要去过医院,手里都会拿到这些病历资料,但这真的是患者最需要的吗?很多人对这些病历资料是看不懂的,保存了原始的医疗数据,只能拿着它从一家医院再换到另外一家医院,保证在不同的医院流转之间能有一些相通的沟通语言。但对于患者来讲,这显然是不够的。

我有个好朋友,他们原来是做眼底 AI 相关的产品,前阵子他们做了另外一个针对糖尿病病人的产品,对很多糖尿病病人,医生都会告知要回去要测血糖,那测血糖真的是患者需要的吗?患者需要的是什么?后来我们看到说有公司开发了胰岛素泵来维持血糖平稳,或者只是维持日常饮食习惯。测血糖只是一个案例。其实随着大家生活方式的改变,需求也会发生变化,相应的产品形态就需要发生变化。

所以这就回到我们的产品开发思路。其实,好多数字疗法企业在做相关产品时都会去提一个关键点——去药监拿证,这是监管层面的需求。有部分的数字疗法企业拿证是为了告诉外界我的产品可以上市了,且是安全且有效。除了有相关监管机构的需求,也有部分是跟投资机构在交互过程中所产生的需求。

我们在开发我们的眼科产品时可能考虑了更多维度,不单是安全有效,还把游戏化机制加入到数字疗法产品。我们开发的这款产品是一个儿童患者使用的产品,儿童患者的需求是什么?因为斜、弱视康复训练是一个比较久的事,最少也需要 3 到 6 个月,所以患儿的需求是整个过程好玩且有趣,依从性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临床治疗方案整体的可及性也能得到相应的保证。

对医生来说,日常工作过程当中也要对部分病人去做随访跟踪等,研究这个患者为什么有效,另外一个患者为什么效果不好?这就需要整个康复过程中的所有数据是可跟踪的,也就表示每当患者复诊时能通过对应产品给到医生足够多的证据,譬如这个病人效果不好主要原因因为治疗方案有问题或训练的方法有问题,或是训练量不达标、过程不够投入等等。因此,在整个产品开发的过程当中,我们就植入了 AI 的一些视觉监测,能在患者治疗过程当中去监测他的行为,包括走神的次数、训练的时间、离屏幕的距离等参数,可以作为医生临床跟进跟诊疗的指标。

对家长来说,家长最头疼的问题是小朋友在开展相关康复训练的过程当中,家长需要陪的小朋友来完成整体完整的康复训练,很耗费时间,如果说我们提供的解决方案能实现说无需家长陪伴,通过对应软件就能实现全程监管,这对家长而言是一个最大的需求。为此,我们专门定制了家长端,帮助家长了解小朋友在整个训练的过程当中发生了哪些问题,比如说训练的时间到不到位、剂量够不够、有没有好好训练、有没有走神等问题,还做了可以解决家长心理焦虑的一些功能,比如可一键停止让小朋友不训练等,让整个训练过程在家长可监管和可控范围内。

最后,就是医学的需求和临床医生的需求,即怎么能让小朋友视力提得更快,疗效能否做得更好,这个需求是非常的常规,也是绝大多数做数字疗法或做医疗产品的企业都在关注的一个问题。在整个数字疗法类型产品推向市场过程当中,如果能把关联各方的需求都照顾到的话,实现对应疗效的需求也是必然的过程。

那回到我们现在都在关注的问题,数字疗法现在目前低谷环境下到底有哪些机遇?尤其是借 PEAR 破产,也有不少数字疗法企业没有融到钱,也可能没有拿到对应的批号(目前的政策要求数字化量表类的跟病程管理类的相关软件是不能拿医疗器械注册证),原来寄希望于用疗程管理类方式以及对应软件来改善疾病状况的企业可能拿不到相应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在医疗体系的收费可能也会遇到问题。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我们更要深度地考,如何用互联网、数字化,以及其它新兴技术,解决患者的什么需求和什么问题

我们在观察的过程中也有一些发现:

第一,现在大环境洗去了行业泡沫,曝光了很多裸泳数字疗法企业。

第二,患者数据私有化。这两年区域的云影像发展非常快;加上现在也有一些明确的信息指出,很多医疗机构是要求门诊病例开放给所有的患者,这可能代表着未来所有的患者能比较方便地去获取到自己在各个医院相关的医疗数据。

第三,行业整体竞争的专业化趋势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医生团队跟科技团队的融合,过去两年很多数字疗法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互联网背景的企业,随着整体体制改革,好多医务工作者也能用更灵活的机制跟部分科技团队去合作,相比之前要开放很多。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我们整体能寻求到的技术支持比以前要多很多,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

基于这三个现象,大家可以再深度的思考一下,在整个大背景下有哪些还可以做的事情。

以我们在做的一件事为例——儿童注意力的评测系统。在现有的医疗领域,我们发现有原来主观化的一些检查数据往客观化去做转变,这对临床医生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需求。就像最早眼科的 OCT 影像学设备的出现一样的,从医生的主观判断,慢慢的去能够有更多的客观的数据来支持到我们医生的诊疗过程,这一部分恰恰是很多互联网企业的优势所在,这方面大家可以考虑的一个方向。

最后引一个我们的愿景,让数字化的技术能够深度的赋能人类健康。波克医疗的口号是 ” 让良药不再苦口 “,我们也希望患者在治疗疾病的过程当中不单单只是病症得到改善,更重要的是心里也能得到宽慰。医生经常会说我们是常常在安慰,很少去治愈,还是引证这句话,谢谢大家。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