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评丨芜湖二院超收医疗费,还有两大疑问

12 月 3 日中午,安徽省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违规使用医保基金问题情况的通报。经查,该院存在过度诊疗、过度检查、超量开药、重复收费、套用收费、超标准收费等问题,涉及违规医疗总费用 21.82 万元,其中违规使用医保基金 18.70 万元。

三甲医院超收患者 21.82 万医疗费,” 救命钱 ” 如此被挥霍,网友讨论热烈,更感到困惑和担忧,原因在于,这起违规使用医保基金案件有其特别之处,它是由患者家属以统计模型方式查出,并由医保部门确认的。

据经济观察网,患者儿子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法学博士,同时也接受过一点经济学训练。其姑妈是一名老会计。据其统计,患者在芜湖二院住院 117 天,《费用明细清单》上胰岛素总用量高达 138 支,平均下来每天要用 1.18 支胰岛素,这明显与常识不符。” 芜湖二院的胰岛素一支是 400 个单位,我爸爸平时在家一天最多用 48 个单位,特别是《护理记录》显示,我爸爸的胰岛素治疗是泵入的,即便按照一天 1 支的量,也超开了 21 支。”” 我爸爸罹患尿毒症多年,早已无尿,但是‘住院一日清’上显示要插尿管并且留置尿管。”

医疗费用事关 ” 救命钱 “,重要性不言而喻,必须有章可循、有规可依、有据可查,更得监督到位。然而,我们在这起事件中,却没有看到这些把关环节起到应有的作用。试想,如果患者的亲属中没有博士和会计,这明目张胆的违规行为,就蒙混过关,逃出生天了。不是每一个患者都会细查收费清单,一方面对医疗专业比较陌生,搞清楚每一笔账目的来龙去脉有难度,另一方面是出于对医疗机构天然的信任。医院若辜负这份信任,是对救死扶伤这一天职的亵渎。也不是每一个患者都会建立 ” 统计模型 “,如果都被逼成 ” 老会计 “,才能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则是监管程序的失职。

情况通报不是完结,仍有两个问题期待回答。

一是只此一例,还是只发现了一例?

医疗费用混乱到这种地步,仅涉及这一位患者吗?这种行为是个例还是惯例?是否还有受害者尚未被发现?病患是困难群体,获取信息的渠道和能力很有限,这个问题需要芜湖二院和上级部门尽快核实,调查公开。

二是违规事件是如何运作的?谁在得利?

最新消息,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已对涉事护士长作记过处分并停职检查,对负有管理责任的重症医学科主任警告处分,对负有监管责任的院医保办主任警告处分和调整职务。

处罚结果有了,但是这件事如何操作完成的,依然含糊不清。涉及过度诊疗、过度检查、超量开药、重复收费、套用收费、超标准收费等问题,谁能从中获益,谁拍板决定的,利益链条是如何运作的?只是受处理的护士长、科室主任和院医保办主任几个人导演了这出大戏?他们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承担何种责任?如果不把关系厘清,公之于众,难免让人把他们理解为 ” 背锅侠 “。

现代快报 + 评论员 覃甚颜

(校对 许元华 编辑 蒋文嘉)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