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每年有超过2亿只动物被车撞死?这么做就能救它们!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提到人类对野生动物的伤害,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盗猎。然而,一些我们熟悉的日常也时刻威胁着动物们的生命,例如——汽车。

因路杀而死的动物|南京大学动物行为与保护实验室

随着道路网络的迅速扩张,汽车等交通工具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却也在无意中造成了许多动物的死亡。这种情况称为 “路杀“(Roadkill),每年都数以亿计的动物因路杀而丧命。在全球各地,动物因与车辆碰撞而死亡的数量已超过了狩猎,路杀成为陆地脊椎动物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 1 ] 。据估计,每年有超过 3.4 亿只鸟类在美国的道路上被撞死 [ 2 ] ,相当于每 12 秒就有一只动物不幸遭遇车祸。在欧洲一些国家,更是有超过 1/10 的司机坦言,过去 5 年内曾撞到过动物。

中国也面临着严重的路杀问题。以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例,4 年内就记录了 3475 只脊椎动物的路杀事件,平均每 100 公里有 61.6 只动物丧生。不过,我国对路杀的研究刚刚起步,过去的研究多集中在自然保护区等特定范围内。在路网更加密集的城市,路杀的情况会不会更加严重?

美国公路上一只被撞死的鹿|jjron / Wikimedia Commons

南京:每 20 公里就有一只受害者

不久前,南京大学动物行为与保护实验室的李忠秋课题组,以大型城市——南京为对象,调查高密度路网下的脊椎动物路杀的情况,填补了国内对城市路杀研究的空白 [ 3 ] 。

在为期一年的 234 次的调查中,研究人员在 224 公里的道路上共记录了 293 只遭遇路杀的动物,平均每 20 公里就有一只受害者。这些动物包括 21 个物种,其中家猫、狗、乌鸫和麻雀是 4 种最常被路杀的动物。

研究者发现,春夏季节是路杀的高峰期。这也是动物繁殖的季节,动物在寻找配偶的过程中可能需要更频繁地跨越道路,再加上新生儿的诞生,使得它们更容易遭遇路杀。

研究涵盖了车流量依次递减的国道、省道与县道,这些道路虽然车流量不同,但都成为了路杀的场所。研究还发现,动物路杀地点并非随机分布,而是集中分布在某些路段,这可能是动物通过道路的热点地区。

南京市动物路杀道路分布,黄色、绿色和蓝色分别为县道、省道和国道,红色三角则为发现路杀的地点|南京大学动物行为与保护实验室

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结合南京近 1 万公里的道路交通路线,研究人员构建模型后发现,南京市每年因路杀死亡的鸟类和兽类数量为47 万~61 万。  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最新《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国道、省道与县乡道里程分别为 37.54 万公里、38.75 万公里和 190.25 万   公里;因此,以南京的情况推展到全国,每年可能有超过两亿只鸟类和哺乳动物因路杀死亡——这还不包括我国庞大的铁路系统

比数据更严重

然而,这些数字仅是冰山一角。

尽管大型动物的路杀数量已经是天文数字,但那些在路上死亡的昆虫,它们更容易被我们忽略,数量却也更加庞大。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 Arnold van Vliet 教授及其团队估计:每年,在全球 3600   万公里的道路上,因路杀而死亡的昆虫,达到了惊人的   228   万亿只 [ 4 ] 。

英国有项调查曾让司机在挡风玻璃上贴一块明信片大小的 PVC 薄膜,结果发现,汽车每行驶 8 公里就会有一只昆虫撞上薄膜|H Dragon / Flickr

路杀问题更不仅仅是一项统计数字,它不仅威胁着野生动物的种群,而且影响着生态平衡。

在路杀问题的背后,是人类的交通需求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对于生态系统来说,道路本身就是一个无形的障碍。除了直接的路杀,道路交通的不断扩张还引发了生态系统的破碎化——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被道路切割成碎片,野生动物难以跨越道路迁徙,难以寻找食物和配偶。这减少了不同种群之间的互通,削弱了生态系统的韧性,增加了物种灭绝的风险。

另一方面,我们调查到的路杀数据,仅仅是因为路杀而死亡的动物,而非动物与车辆碰撞的次数——有时候,被车辆撞到的动物并不会立即死亡,它们会带着受伤的身体跑开,没被研究人员发现,却可能终身都要忍受疼痛和残疾。

被汽车碾压过的松鼠|Pixabay

我们能做什么

对于路杀,我们能做些什么吗?最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也许是停止修建道路,但这显然不现实。相对可行的办法是:在修建道路时,尽量避开动物通过道路的热点区域。这需要政策的制定和规范,而政策则需要更多、更全面、更高质量的数据作为支撑。因此,我们迫切需要收集更多关于路杀事件和动物死亡率的数据,以确定哪些地方是动物通过道路的热点区域。

由于动物路杀的数据监测需要庞大的时间、资金和精力成本,公民科学项目(citizen science project)可能是更加可行的办法——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这些项目的志愿者,他们记录和报告自己发现的动物道路死亡事件,从而为研究项目提供大量的数据。

如中国台湾的台湾动物路杀观察网,就是一个基于公民科学的道路死亡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对所有公民开放,任何人在野外遇见因路杀而死亡的动物时,都可以拍下照片,并在 APP 中将照片、日期及经纬度等各项资讯上传到资料库中;如果可能的话,还可以将动物尸体寄送至生物保育中心。这种全民参与的方式,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了解和解决路杀问题。

在台湾动物路杀观察网(Taiwan Roadkill Observation Network,简称   TaiRON)上,还可以查询到最近 30 天的记录情况|roadkill.tw

” 曾几何时,大部分事物都是自然的,用一条公路将几个城镇连接起来,这就是当时的走廊。现在,大多数事物都是人类的,我们需要用自然走廊来连接自然和栖息地的碎片。”

——米奇 · 弗里德曼(Mitch Friedman),西北保护组织

为了减少道路对野生动物的伤害,越来越多的地区采取了创新的生态工程措施。最好的方式也许是为动物修建通过的 “走廊“。

例如,加拿大的班夫国家公园(Banff National Park),为了帮助动物安全穿越道路,修建了 24 条专门的动物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这些通道被设计成模拟野生动物的自然栖息地,吸引动物穿越。结果非常有效:这类走廊消除了公园内 80% 的路杀事件

班夫国家公园为动物建立的过街天桥|Ross MacDonald/Banff National Park

提高公众对路杀问题的意识也至关重要。在加拿大,一家名为 “Wildsight” 的非营利组织通过举办野生动物教育活动和制作宣传资料,帮助公众了解如何在野外开车时避免路杀事件。这种教育活动有助于改变人们的行为,减少对野生动物的伤害。

科技也为减少路杀提供了新的工具。荷兰不仅在道路的基础上建立了生态廊道,一方面供野生动物安全地穿越,另一方面也为人类提供了观赏和研究的机会;而且在道路的其他区域也采用了红外相机和传感器技术,实时监测动物在道路上的活动——一旦检测到动物,系统会自动触发警示标志,提醒驾驶员减速。这种智能技术有望成为未来减少路杀事件的有效手段。

西藏公路旁野生动物通过警示牌|南京大学动物行为与保护实验室

这些例子,展示了全球各地如何通过创新方法和合作,努力减少道路对野生动物的伤害。通过生态工程、生态廊道、速度限制、公众教育和科技创新,我们可以改善道路与野生动物的相处关系,确保野生动物在道路上也能安全自由穿越。这不仅有助于保护野生动物,还有助于维护生态平衡和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参考文献

[ 1 ] Forman, R.T. and L.E. Alexander,   Roads and their major ecological effects   Annual Review of Ecology and Systematics, 1998.   29 ( 1 ) : p. 207-231.

[ 2 ] Loss, S.R., T. Will, and P.P. Marra,   Estimation of bird-vehicle collision mortality on U.S. roads.   The Journal of Wildlife Management, 2014.   78 ( 5 ) : p. 763-771.

[ 3 ] Wu, Q., et al.,   Temporal and spatial patterns of small vertebrate roadkill in a supercity of eastern China.   PeerJ, 2023.   11: p. e16251.

[ 4 ] Jensen, D., L. Keith, and M. Wilbert,   Bright green lies: How the environmental movement lost its wa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 2021: Monkfish Book Publishing.

[ 5 ] 吴琼,2023.   南京市野生动物路杀初探 .   南京大学硕士论文 .

作者:于丛,李忠秋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