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榜单发布!刚刚,合肥超了深圳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11 月 22 日,” 自然指数 – 科研城市 2023″ ( Nature Index ) 以增刊的形式发布,结合上半年发布的 ” 自然指数 ” 榜单来看,中国科研爆发的势头已经无可阻挡。

1

2021-2022 年,中国科研机构的国际地位迎来了一波暴涨。

5 月公布的自然指数榜单呈现了一组非常夸张的数据——全球自然指数贡献 ( Share ) 前 30 的机构里,13 所中国机构全在涨,而不在中国的大波出现了下滑,对比相当鲜明。

就算把范围拓宽到前 50 名,国外机构的自然指数贡献增长率也是负多于正。

这种阵营分明的对立最终导致,去年中国自然指数贡献额增加了超过 2600 点,最终以 19373.35 的分数,历史性超过了下滑 2200 多点的美国 ( 17610.47 ) ,成为全球第一科研大国。

美国排在第 2 位,之后是苦苦追赶的德国、英国、日本、法国等老牌列强。

从图表上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出,中国和美国,就是当今全球科研领域的 2 个 ” 超级大国 “。

体现在城市层面,就是中国城市的科研地位同样高歌猛进。

榜单公布的 200 座城市中,中国 32 座入选,只有太原的位次出现了下滑。

在前 10 中,大部分城市突飞猛进,只有 2 座中国城市的座次没有变动。

首先是北京,自 2018 年开始评选其一直是全球科研第一城,位置无可变动,但领先第 2 名纽约都市圈的优势在拉大。

其次是上海,去年连续超越波士顿都市圈和旧金山湾区,从第 5 升至第 3,今年没能延续这种势头。

不过在榜单前列,本身每前进 1 名都很困难,而且从贡献额来看,上海和纽约都市圈的分值差距已经从 253 分缩小到 5 分。

按照目前的趋势,中国城市应该能霸占明年榜单前 2 名了。

之后的南京从第 8 升至第 6,广州从第 10 升至第 8,武汉跻身第 10,全球前 10 强里中国城市已经占了半壁江山。

中国另外有 5 个城市跻身全球前 20 强,合肥从 16 升至 13,杭州从 19 升至 16 位,天津从 20 升至 18 位,深圳从 28 升至 19,西安从 29 升至 20 位。

这意味着在全球科研城市前 20 里,中国同样占据半壁江山。

再加上香港 ( 21 名 ) 、成都 ( 24 名 ) 、长沙 ( 30 名 ) 、重庆 ( 31 名 ) 、济南 ( 32 名 ) 、重庆 ( 36 名 ) 、大连 ( 37 名 ) 、厦门 ( 38 名 ) 、苏州 ( 40 名 ) 、青岛 ( 43 名 ) 、福州 ( 45 名 ) ,前 50 里有 21 座中国城市,比 2018 年的 10 座翻了 1 番。

而大多数中国以外的主要城市,包括东京、巴黎和伦敦等,去年排名都在下滑,唯一的例外是首尔上升了 2 名。

科技创新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基础和推动力量。在科技领域不断发展和普及的今天,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赢得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竞争优势,即取决于它在科技创新方面的能力和水平。

前不久最高领导人在黑龙江考察时就曾强调,要整合科技创新资源,引领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

这份榜单无疑释放了一个良好的信号。

另外,” 大陆为什么出不了诺贝尔奖 ” 的话题常年流行于社交媒体。

从数据上看,全球诺奖得主取得诺奖研究成果的平均年龄是 37.1 岁,而获奖时平均年龄是 59 岁,从出成果到得奖平均等待 22 年。

以日本为例,21 世纪以来 ” 年均 1 个诺奖 ” 背后的成果基本都产自上世纪 70、80 年代。

无论是科研投入比例还是科研产出增速,中国目前都接近当时日本的情况。

或许到世纪中叶,我们也能看到大陆科学领域诺贝尔奖井喷,为社会主义中级阶段献礼。

2

对外集体高歌猛进,而在单独比较国内的科研格局时,却能看见一些有意思的现象。

理论上,科研需要大量资金和设施,经济是科研的根本,然而在国内城市之间,却出现了经济地位和科研实力错位的情况。

比如,GDP 只有广州 60% 不到的南京,在科研城市榜单上排在第 6 ——比广州高 2 名。

反差更强烈的是,GDP 3.24 万亿、作为中国经济第三城的深圳,全球科研城市排名只排到第 19,不仅落后于广州、南京、杭州,连经济规模只有其 40% 不到的合肥都不如。

这当然不是因为深圳不愿意向科研砸钱。

由于 2022 年的详细数据还未公布完全,以 2021 年数据来看,深圳全社会研发投入 1682.15 亿元,排名全国第 3,以占 GDP 比重来算研发强度的话,深圳更是以 5.81% 的比例排在全国第 2。

相较而言,合肥 401.7 亿的研发投入在深圳面前完全排不上号。

尽管如此,后者的科研产出依然落后于前者。

这背后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 自然指数 ” 评选的基本单位是机构,也就是政府机构、大学、企业等,通过汇总各地科研机构的贡献值来确定城市分数。而在国内,科研的核心力量还是大学,深圳在这方面吃了大亏。

在之前的文章《中国人才战争最惨地区:三座 ” 万亿城市 ” 凑不出一所 985》中我们提到过,当前中国的大学分布,和经济格局存在严重的错配。

原因是,中国当前的高校格局,主要是由计划经济时期的大区制改革、2 次院系调整和三线建设塑造的,服务的是计划经济下的工业建设任务。

所以北京、上海、武汉、重庆、西安、沈阳这 6 座原来大区的首府城市,成都、西安和河北、安徽、湖北等省份的三线建设重点城市,虹吸了全国绝大部分优质教育资源,形成了以北京、上海以及内陆的重点城市为核心的高等教育格局。

这显然和改革开放之后沿海地区 ” 先富 ” 的经济格局产生了巨大冲突。

至今为止,深圳只有 8 所本专科高校,211 和 985 高校 1 所都没有。

欠缺科研载体,当然不可能产出科研成果。

虽然深圳近年来大力 ” 补课 “,通过联合办学、建研究生院等方式以 ” 一年一所 ” 的速度疯狂建大学,但是招募人才团队、建设科研设备、集聚配套企业资源都需要时间,效果要过几年才会显现。

而合肥不仅有 3 所 211 高校、1 所 985 高校,其中的中科大恰好还是中国最顶级的科研机构,对自然指数贡献仅次于中科院,在高校里高居第 1,给合肥拉了不少分。

近几年,合肥因为押注京东方、长鑫存储、蔚来汽车等成功案例,被戏称为国内 ” 最强风投 “。

如今看来,合肥最伟大的投资,就是在 60 年代主动接盘了被 3 个省份拒绝的中科大,并且在之后的 ” 回京潮 ” 中拼命把中科大留了下来。

3

比起 ” 发达的深圳科研不如落后的合肥 “,这个问题反过来看似乎更有意思。

尽管深圳科研实力比合肥、南京差得多,但并不影响过去几十年深圳经济以远高于其他城市的速度狂奔。

哪怕是在技术壁垒更高的新兴领域,深圳也更能拿的出成果。在工信部公布的 45 个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名单中,和深圳有关的就有 4 个,全国最多。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城市的,也是国家的。

尽管中国科研论文数量日渐追及美国,但在医药领域,率先发明新冠 mRNA 疫苗的依然是辉瑞 ; 在航天领域,最先走通可回收火箭和卫星互联网的依然是 SpaceX; 在 AI 领域,引爆通用大模型热潮的依然是 OpenAI。

在高校科研成果转化成市场竞争力,再转化成 GDP、就业岗位和居民收入的效率上,不同地区有巨大差距。

国内专利转化途径主要是通过专利出售和专利许可 2 个渠道。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22 年高等学校科技统计资料汇编》,去年全国高校累计获得发明专利授权 144429 项,专利出售数量 16015 项,将出售数除以专利总数得到比率约为 11%。

高校专利许可的数据没有在文中统计,但参考其他渠道的过往数据,高校专利出售和专利许可数量之比约为 5:1,综合推算中国高校专利转化率为 13% 左右。

而在美国,2017 年斯坦福大学对过去 47 年专利许可数据盘点显示,被成功商业化的美国专利比例,随着时间推移数据在稳步提高,2000 年后基本稳定并整体趋于 50%。

不过,由于专利转化形式不同,美国科研成果转化率实际上更高。

美国大学技术经理人协会 AUTM2017 调查数据显示,2017 年全美大学的获得发明专利数为 7495 项,专利许可数量为 7789 项,按照专利转化个数除以专利总数计算的 ” 成果转化率 ” 超过 100%。

这揭示了中国科研体制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说商业化程度不足带来的科研 ” 灌水 ” 问题。

2022 年,美国高校实用专利 ( utility patent,审查标准和审查程序类似国内的发明专利 ) 授权数量第 1 的加州大学,3 个校区共投入 44 亿美元 ( 约合 313 亿人民币 ) 研发经费,获得了 570 项实用专利授权。

而中国高校发明专利授权数量第 1 的浙江大学,官方公布的科学技术支出为 2.6 亿人民币,如果把 152 亿教育支出也算进来,总的科研经费为 155 亿人民币不到,最终获得了 2830 件发明专利授权。

这还只是已经转化成专利的成果,在原始科研论文层面,” 灌水 ” 的情况更是严重。在很难通过科研产出获利的情况下,大部分高校科研人员的目标只能是通过刷论文来争取职称和项目,或者是为未来的求职简历增加含金量。

又比如前面提到美国专利成果的转化率超过 100%,是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大学只能使用专利许可 ( 大学依然保留专利权 ) 而不是专利转让来进行技术转化,1 个专利可以许可多家企业,从中获利。

而在国内,校企之间以企业更为强势,高校以专利转让为主。1 项专利转化成功只能属于 1 个合同、1 个受让方,可能几个专利包含在 1 个技术转让合同,而无法将专利重复出售给不同企业。

在科创体制改革方面,深圳向来是国内走得最快的城市,1998 年《关于进一步推动高新技术及其产业发展的若干规定》里的 22 项举措成为此后诸多城市效仿的模板。

近几年,深圳又发布了《深圳经济特区科技创新条例》和《深圳经济特区科技创新条例》,提出了对高校 ” 放权松绑 “、调整科研成果归属等举措了,继续引领全国科研发展。

目前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阶段,深圳的产业链已基本成型,通过科研投入保证技术先进性,成为新阶段的发展目标。

为此,深圳从立法保障、引导基金等方面着手,构建综合配套法治保障体系,推进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 ” 四链 ” 深度融合,实施高新区发展专项计划,将龙头企业链主作为推动产业集群高质量发展的牵引,鼓励校企联合设立各类研发实体,不断提高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水平,助力深圳打造具有全球重要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

前瞻经济学人 APP 产业观察组

更多行业研究分析详见:

2023-2028 年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成果转化发展模式与前景分析报告》,前瞻产业研究院

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还提供产业大数据产业研究报告产业规划园区规划产业招商产业图谱智慧招商系统行业地位证明IPO 咨询 / 募投可研IPO 工作底稿咨询等解决方案。在招股说明书、公司年度报告等任何公开信息披露中引用本篇文章内容,需要获取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正规授权。

更多深度行业分析尽在【前瞻经济学人 APP】,还可以与 500+ 经济学家 / 资深行业研究员交流互动。

参考资料:

【1】12 城研发投入经费超 500 亿: 三城超千亿,苏州领跑第二梯队 | 第一财经日报

【2】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管理生态建难点分析及应对 | 知乎

【3】深圳搭建成果转化政策、市场、生态体系,科研机构技术转移转化驶上快车道 | 澎湃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