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是高山》被群嘲?真实的张桂梅,早已看哭无数人…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贴满膏药的手、上楼梯一瘸一拐、破旧褪色的衣服 ….. 这是电影《我本是高山》里海清饰演的张桂梅。

因为海清高还原度的扮相和令人信服的演技,大家对这部电影抱有很高的期待,最近却引发了一些争议。

相比电影所演绎的,张桂梅的真实生活更令人感动和震撼!

” 只要活一天,我就会把教育继续振兴 “,现实中的张桂梅,堪比一座高山。她中年丧夫、无儿无女,将自己的全部都无私奉献给大山里的女孩。

为了带领大山女孩们逆天改命,张桂梅一直奔波,虽然身患骨瘤、肺纤维化、小脑萎缩等 23 种疾病,她依然坚持将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些孩子们上,是满身的病痛换孩子们走出大山。

如今,她还在继续用平凡身躯书写不凡的人生。

/ ” 办这个女高是对的,把命搭上都应该 ” /

为什么要办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这要从大山里那些女孩的处境说起。

” 因为不是男孩,有的女孩从出生到长大,爷爷奶奶甚至都不会和她说一句话。”

时间回到 2001 年,张桂梅任华坪儿童之家(福利院)院长时,她就察觉到,大山里的女孩们并不被待见。

同样都是被遗弃的孩子,被遗弃的男孩都是因为身体残疾,而被遗弃的女婴大部分都身体健康,只是因为生下来是女孩。

在当地的环境下,即使没有被遗弃的女孩在生活中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权。读书,对这些大山女孩来说是妄想,因为根本不会得到家长的支持。

甚至很多女孩在本该读书的年纪,不是被父母拉去干农活,就是被当做筹码换取彩礼,早早嫁人生子。

在张桂梅一次家访中,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惆怅望着远方,就上前询问,女孩哭喊道:” 我要读书,我不想嫁人。”

原来,女孩父母要她辍学嫁人,仅仅是为了 3 万块钱的彩礼。

弄清楚原委,张桂梅气冲冲地来到女孩家,对她的母亲说:” 孩子我带走,上学的费用我来出。”

可女孩的母亲以死相逼,因为在她的心中,孩子的前途远远比不上这 3 万块钱来的实在,张桂梅实在拗不过,只能放弃。张桂梅说:

” 后来我再也没找到她,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自此之后,一个梦想渐渐在她心中萌生:办一所免费高中,让大山里的女孩们都能读书!

女孩子读书,可以救三代人!张桂梅感慨称:

” 如果她们有一个有文化、有责任感的母亲,她们就不会辍学,如果这些女孩子辍学了,很可能将来她们的孩子还会重复她们的命运。当时我就想办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我想让这些贫困家庭的女孩子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彻底阻断贫困在低素质母亲与低素质孩子间的恶性循环。”

没有钱她就在大街上募捐,拿自己的教师资格证做证明,赌上自己的名誉,被人误解是骗子、还被人吐口水 …… 这些不堪都被张桂梅默默地咽下了,没有什么能阻止她办学的决心。

经过五六年的奔走,2008 年,中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级中学成立,它就是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

学校虽然成立了,但仍有家长认为让女儿去上学,还不如早点打工挣钱划算。所以第一届只招到了 100 名学生,而这 100 名学生也没全部留下。

有个女孩只来了一天就不来了,张桂梅跑到人家家里去,发现这个本该上高中的孩子已经被父母安排订婚了。

张桂梅想让女孩继续完成学业,却遭到了父母的阻拦,无奈下张桂梅只能称要告他们,才顺利将女孩带走。

她一次次的翻山越岭去做那些家长的思想工作,就是为了让这些大山里的女孩走进学校。

她没有自己的家,一直住在学校的宿舍里。

她把奖金、工资和社会各界捐助她治病的共 100 多万元全部用在了学校和孩子们身上,自己却过着苦行僧似的生活:

她戒掉了肉食,常年吃素;

给自己买过最贵的衣服只花了 20 多块钱;

为了省钱办校,她曾经一天只花三块钱生活费;

她把领取的劳模慰问金全部用作教师们的教学奖励金,连一袋牛奶都舍不得喝。

为了这些大山的姑娘们,张桂梅真的是拼了命。

每年寒暑假她都雷打不动的家访,许多学生家地处偏远山区,不能坐车,她骑马翻山也要去。山路泥泞她甚至摔断过肋骨、旧病复发晕倒在路上 ……

华坪女高建校 15 年来,她走了约 11 万公里的家访路。

华坪女高,成了女孩们梦想升起的地方;高考,是她们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一次机会。

她们不用重复上一代女性走过的旧路,早早辍学嫁人生孩子,将自己一辈子禁锢在山沟里面。

为了保护这些女孩的尊严,张桂梅从不用 ” 贫困 ” 来形容自己的学生,她觉得是女孩的隐私。她希望这些女孩们能有自信光彩的精神面貌走出去。

穷其一生为几千女孩子铺路,张桂梅终于让上千名女孩走出大山,改写了自己的命运。

”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张桂梅逆转了大山女孩们的人生,自己的人生路却充满了坎坷,虽一身病痛、满脸沧桑,可她心中的信仰没有被岁月磨灭。

/ 有信仰的张桂梅,

不是思念亡夫的女主角 /

在张桂梅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她来到了华坪,是为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平复丈夫病逝后的心碎。

可没过多久,自己也身患癌症。当时她想要放弃治疗时,这件事被学校的教职工以及华坪县的百姓们知道了,他们纷纷给张桂梅捐款。

” 人家把我救活了,我要为华坪做点事。”

后来,她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写到:我要做焦裕禄一样的人。

因为对党的承诺,张桂梅挺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2009 年,女高创办一学期后,有 6 名学生退学,还有 9 名老师坚持不下去走了,眼看学校就要办不下去了。

就在张桂梅整理资料准备将这些学生分流到其他学校时发现,剩下的 8 名老师中有 6 名都是党员,她看到了希望。

张桂梅就带领着这些党员宣誓,势必要坚持下去:

张桂梅无论是家访还是参加活动,都带着党徽,这才是真正支撑着张桂梅一路走下去的高山般的信仰。

她还一直把江姐作为自己的偶像和榜样。在学校,张桂梅开学的第一课是江姐的《红梅赞》,她说江姐不仅是她的灯塔,也是华坪女高全体师生的灯塔。

2018 年,江姐的扮演者孙少兰老师,前往华坪女高演出歌剧《江姐》。那一天的演出结束后,孙老师在拍摄校园风光,张桂梅校长小心翼翼地靠近孙老师,把头靠在了她的肩上 ……

后来孙少兰老师在朋友圈写到:

希望她闭上眼睛那一刻,真能看到她一辈子崇拜的女英雄,投入江姐的怀抱,她用她的生命在践行着先烈的遗志。

她把自己的这种信仰传递给了华坪女高的学生们。

周云丽和姐姐周云翠是华坪女子高中建成时招收的第一批学生。她们的母亲在她们幼年时患病去世,而父亲有小儿麻痹症,靠打零工和种田获取微薄收入,当听说县里有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时,父亲带着两个女儿来见张桂梅,张桂梅无条件接收了她们。

3 年后,周云丽和周云翠都分别考上大学。

2021 年 4 月,青年教师周云丽在她的入党申请书上写到:

” 我是 90 后,是在党的阳光下成长的新世纪青年,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我的成长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党的温暖,我的每一个进步无不蕴含着党的教有和培养。”

这些孩子们也没有让她失望,读书改变了她们的命运,如今的她们在各行各业的岗位上闪闪发光,也用自己的力量去践行着张桂梅校长的舍己为人的精神。

2021 年,得知有两名女生参军去西藏后,张桂梅心疼地问:” 你们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

” 不是你告诉我们的吗?祖国哪里需要,我们就上哪里去。” 女生们回答道。

如今,走出大山的女孩们已经摆脱了命运的枷锁,奔向全国各地,始终将这一份信仰铭记在心。

/ 她说,不需要感谢张桂梅 /

张桂梅经常一大把一大把地吃药,在她办公室的抽屉里有满满一抽屉的药。

张桂梅已经确诊的病就有 23 种,身上长有肿瘤,经常一碰就疼,手上也贴满了膏药。但是她却拒绝住院治疗,只为了能有时间多陪这些女孩们。

即使这样,她仍然每天早晨 5 点准时起床,一个个摁亮楼道里的灯,考虑到山里有蛇,怕吓到这些女孩们,她就在人工草坪里一寸寸探查。晚上她也是最晚休息的,高三学生要学到凌晨 12 点 20 分才能睡,她也会陪这些孩子到最后一刻。

她把女高当做自己的家,一直睡在学校三楼宿舍门口的第一张床,身体如此虚弱还守着门口睡觉,只是因为一旦有事情,她想第一个跑出去挡住危险。

如此心细的张桂梅,对孩子们的学习习惯却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

她要求学生穿统一的校服,剪掉长发,不允许任何打扮,甚至带手机上学就按退学处理,洗漱吃饭都有严格的时间限制。

对这些大山的女孩们来说,她是慈母也是严师。

二十几年来,张桂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拯救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她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

华坪女子高级中学从建校开始,就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学校的高考综合上线率连续多年达到 100%,学校的一本上线率从最初的 4.26% 提升到了 40.67%。

每次高考结束,她不送学生们,也不让学生们送她,只留下艰难上楼的蹒跚背影 ……

张桂梅希望女孩们高飞,不要回头看:

” 背那么重的包袱干嘛,一走不回头才好,想敢什么就干什么去!别老想着我。”

因为立下用教育改变学生命运的理想,所以她付出大半生为大山女孩教育奔走。张桂梅不要求什么回报感恩,只希望这些女孩们能成材,为国家和社会做些事。

2018 年,张桂梅病情危急,经过抢救终于苏醒。她醒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能不能把我的丧葬费提前预支了,我要看着这些钱用在孩子们身上我才放心。

十几年的奔波,张桂梅的身体早就不堪重负,从早年稳健的身姿,到如今需要人搀扶才能走完一段路,不变的是她那颗坚决用教育改变大山女孩命运的心。

有记者采访张桂梅:” 为了建华坪女高,您付出了什么?”

她回答到:” 我付出的几乎是生命。”

如今,张桂梅还坚守在华坪女高,在她的守望下,越来越多的女孩们飞出大山。病痛可以折磨她的身体,却无法消磨她钢铁般的意志:

” 我会坚守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