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运杰,你是“徐霞客”吧!

前不久,一张密密麻麻的地图引发热议。将地图放大,博物馆、古塔古寺、亭桥院落 …… 近万处文物古迹的坐标清晰可见。

网友震惊于璀璨如繁星的国宝印迹,也对绘制地图的人充满了好奇。

地图的作者吴运杰是一名 90 后文物爱好者,也是网上拥有五百多万粉丝的历史博主 ” 遗产君 “。八年来,一个人,一台相机,一个背包,还有一腔热血,他以行者姿态,在祖国大地上踏行万里,寻找、探访、记录文物古迹。

” 哪怕它只是一个小小的桥,或者一个不大的亭子,或者一个比较破败的古民居,在我眼里都是有艺术价值的。”

吴运杰今年 30 岁,在过去的八年时间里,他的足迹遍布全国近 30 个省区市,参观文物点超 2000 处,打卡 200 多家博物馆,拍摄了 30 余万张照片。

而让网友们震惊的那幅收录近一万个古迹坐标的地图,实际是他的 ” 工作图谱 “,里面记录着他已经去过和准备前往的古迹点位。

受父母影响,吴运杰从小喜欢看总台央视《探索 · 发现》节目。他被其中介绍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历史遗产深深吸引,对文物的热爱也自此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2015 年,读大三的吴运杰开始了访古之旅。在他看来,站在历史遗址前,仿佛在和古人跨时空对话。” 不管是四川广元,还是巴中地区的石窟,都深受当时长安和洛阳的影响。在这边能看到非常多的佛造像,跟龙门石窟的几乎一模一样。虽然在龙门石窟看到的是断壁残垣,但通过完整的窟龛去脑补曾经完整的情况,可以感受到是多么华丽、辉煌。”

美好的感观和体验让吴运杰有了分享欲。

每到一地,吴运杰都会跑完当地所有博物馆和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拍摄大量照片。他在查阅书籍、论文考证后,将形成的资料在互联网平台分享。

吴运杰向记者展示了他在山西临汾拍摄的一座明代楼阁的照片。

通过查资料得知,在十几年前,这还是一座非常破败的濒危建筑。” 原来村里有位老奶奶身患重病,她想让儿子把治病的钱省下来,用来修复这座楼。很遗憾后来老奶奶去世,她的儿子遵守了她的遗愿,附近村民很感动,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合伙把这座楼修复成现在漂亮、精致的状态。这也启发我们,有时候可以动用民间力量来保护这些脆弱的乡土文化遗产。”

这样的惊喜与感动,其实时有发生。在云南一个小县城,吴运杰竟偶然踏访到自己偶像的故居。

” 在没有做攻略的情况下,突然看见一座明代的老宅子——‘徐霞客故居’竖立在面前。《徐霞客游记》里确切地记录了他住的这个宅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打开房门那一瞬间,就好像打开了时光大门,仿佛与古人跨时代交流。”

” 我想过放弃,因为拍摄的成本非常高,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非常多,但是往往回报非常小。”

2017 年,吴运杰辞掉工作,在网友们的支持下开始全职访古。有人叫他 ” 现代徐霞客 “,还有人羡慕他 ” 行走天涯 ” 的潇洒。

然而,访古旅程并不简单,尤其是刚起步的时候,当时吴运杰作为一名文博科普博主,没有流量,收入微薄,经历过多次 ” 断粮 ” 的情况。

每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来自全国各地支持者的帮助,总会让吴运杰打消放弃的念头。” 当时我毕业一年,没有足够的收入。我的相机是网友给的,衣服、鞋子,包括手机都是全国各地关注我的朋友送的。大家觉得我做的事情很有意义,相当于我带着他们到全国各地去看历史古迹。”

吴运杰的访古行程总是很赶,经常早上八点出发,晚上十点才返回住处。外出作业十几个小时,回到住处,吴运杰还要整理资料撰稿。作为文博科普博主,他要求自己发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幅图,都能经得起检验。

虽然旅途中又苦又累,但这样的生活,让吴运杰感受到的更多是充实和快乐。

” 我最开始拍文物的时候,在想怎么能拍得好看,让观众体会到直观的美。我买了很多摄影方面的书籍,学习怎么构图。不过,把文物拍得好看还远远不够,我需要向观众传递文物背后的历史、工艺方面的价值。我也买了很多文博方面的书籍,查阅大量的论文,我做的文博笔记有几十万字。” 吴运杰说。

遍访古迹的日子里,吴运杰也有失落和难过,有时走了很远的路才发现要寻找的古迹已然不在,因此常常要 ” 跟时间赛跑 “。” 一些比较小的田野景点、比较小的田野文物,比如说一个亭子、一座桥或者一座民居大院,很可能在一场山洪或一场暴雨中就毁掉了。这也是我们不辞辛苦去奔波的意义:记录它的历史、现状,哪怕是以后的复原,我们都有资料提供。”

” 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去国外的博物馆拍,尤其是大量收藏中国文物的博物馆,以另一种方式把这些文物请回它的国家。”

随着访古经历日益丰富,吴运杰的历史知识也在日益累积。2022 年,在总台第二季《中国国宝大会》中,他在十二轮文博知识竞答中过关斩将,最终夺得冠军。

如今,访古仍是他的主要工作,不同的是,他不再是独行侠,有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文物爱好者和他同行。

有了同行的伙伴,访古过程中的安全性、趣味性、专业性都有了提高。这一次,他们以川北地区唐宋佛教石窟及摩崖造像为研究主题,在四川省广元、巴中、遂宁地区待了 2 个多月,走访了大量田野文物。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唤醒更多民间文物保护的力量。

吴运杰说,每一处文物古迹都承载了祖先的智慧、创造、精神,他的理想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文物,热爱文物。在文物古迹中认识中国,读懂中国。

” 我的规划是,沿着我所做的文物地图,把里面所登记的博物馆、古建筑、石窟等文化遗产一个一个刷完。然后在各个平台上继续给大家分享。” 吴运杰说。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显示,全国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超过 76 万处,吴运杰地图所记录的,其实还不足总量的 2%,但地图上坐标的密密麻麻,已足以令人看得眼花缭乱,深受震撼。

我们期待见到一张标准的、完整的 ” 全国文物古迹地图 “,但那并不属于吴运杰的工作。他正在做的,和三百多年前的徐霞客一样,以个人化的视角重新发现历史,深度感知文化,这与全景式的记录同等重要。

吴运杰用地图标注古迹,用双脚丈量大地,这份可贵的实测精神与当年的徐霞客一脉相承。

16 世纪的 “80 后 ” 徐霞客用一生抒写 ” 朝碧海而暮苍梧 ” 的豪情,20 世纪的 “90 后 ” 吴运杰则与众多同道一起实践 ” 访历史而注文博 ” 的理想,他们与他们所钟爱的灿烂文化一样,都值得我们无比自豪。

来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ID:cctvnewscenter)综合《24 小时 · 遇见你》

推荐内容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